誓死操哭老林的点心

这里点心
主凹凸雷安,全职林方
十足的杂食党
画风清奇,文笔拙劣,只剩脑洞
周更党

【雷安】第二夜(下)

  怎么又想起和雷狮那不愉快的见面了。
  安迷修按揉着太阳穴,试图让自己紧绷的神经稍微放松一些。
  雷狮带着他的海盗团以强硬的姿态闯入他的生活,又一声不吭的消失得无影无踪。
  安迷修觉得自己就是稀里糊涂地上了雷狮的船,又莫名其妙地被送下了船。
  仔细想想,自己好像真的没有任何关于上下船过程的印象。
  “咚咚咚”
  船长室的门被敲响。
  “请进。”
  进来的人是船上的大副。
  “先生,我们在前方发现一搜海盗船。”
  有船员向大副报告,海面上正有一搜海盗船向他们告诉靠近。眼瞅来者不善,大副立即马不停蹄地敢来向安迷修报告。
  “架好炮台,准备攻击。”
  安迷修迅速下达命令。
  当时他一觉醒来发现自己人已经不在雷狮的船上的时候,他泡在海水里思考了一天一夜,决定再次干起自己的老本行,重新去海军报到,做一名专职歼灭海盗的皇家海军。
  丰富的航海经验,高超的战斗本领以及不计其数的成功让他很快晋升,拥有了一搜自己的军舰,并且赢得了所有船员的肯定与尊重。
  安迷修有一种直觉,只要他还待在大海上,总有一天会遇到雷狮以及他的海盗团。
  海盗船已经完全暴露在炮台的火力范围,但对方并没有任何躲闪的意图。
  我行我素,张狂无比。
  雷狮举起手上的战锤,一时间狂风大作,乌云密布,隐约可以看见雷电在乌云间翻滚流动。
  电光划破云层,带着巨大的爆鸣,不偏不倚地砸向其所在的方向。
  海军们倒是乐意看见这些在海上无恶不作的败类们活活被雷劈死,以至于他们忘记了还有开火这件事情。
  当他们发现那雷电并没有让对面的海盗全军覆灭,反而还聚集在那柄造型奇异的战锤上时,他们开始有些怀疑人生。
  然而,当他们发现炮弹每次还未靠近海盗船就在中途爆炸的时候,他们更加得怀疑起了人生。
  海盗船追上军舰,与军舰保持平行。
  大副在海上少说也航行了有十多年之久,见过的海盗船也不计其数,但他从来就没有见过有哪艘海盗船像今天遇见的这艘这么奇怪。
  整艘船上貌似就只有四位船员,为首那位拿战锤的应该是船长,也就十几岁少年的模样。
  他们已经不能开火了,这么近的距离很有可能会伤及无辜。
  至于安迷修,好歹实在雷狮船上待过那么一段时间的人,大老远就认出雷狮那艘闷骚的船,也不知道他们去哪里修好了船身,显得那船更加地妖里妖气了。
  雷狮率先将手中的雷神之锤向海面砸去,雷电炽热的表面瞬间让四周弥漫起一层水雾,原本平静的海面变得波涛汹涌。
  不知何时乌云将蓝天遮盖地严严实实,有经验的船员们都知道,暴风雨将要来临。
  “这是一个警告,交出你们的船长你们安全离开,否则就是死。”
  雷狮将雷神之锤抗在肩上,细小的电流在其表面流动。
  众人都被这一幕给吓愣在原地。
  “老大,能干掉他们吗?”
  船员们的视线被一个声音吸引过去,一名身材壮硕的青年正兴致勃勃地询问这那名领头的男子,好像只要领头的男子一声令下他便会只身冲入军舰,展开一场厮杀。
  “恶犬佩利!他们是雷狮海盗团!”
  船上年纪最大的船员惊叫出声,他今年三十出头,在他年幼的时候,雷狮海盗团便是一个传说,每个大人都会讲述给自己的孩子听。
  年幼的他深深地迷恋上这个充满神秘色彩的海洋传说,以至于花了大量精力在收集关于这个传说上,他之所以会成为一名皇家海军,很大一部分原因也是因为他希望能在海上发现关于这个传说的任何蛛丝马迹。
  “真高兴,居然有人能认得出我们。”
  这次出声的人和刚刚那人相比身材矮小了不少,特别是那一头脏辫,更是让人不敢恭维,但他就像是一只藏起毒牙的蛇,隐藏在阴暗的角落,时刻准备着趁你不备对你发出致命一击。
  “佩利,我们这次来有正事要做,没有时间任你胡闹。”
  “卡米尔被那么无趣吗。”
  “别忘了我们的计划,帕洛斯。”
  “这是不可能的事情,我们将会赌上姓名守护我们的船长……”
  大副首先反应过来,居然有人妄图对他们的船长下手。
  “不必了,你们先离开吧。”
  安迷修出声阻止大副继续说下去,他不想因为他个人的私欲,让这些忠心耿耿的小伙子们为他搭上自己的性命。
  “可是……”
  “这是命令大副,驾船离开这里,相信我。”
  “虽然不忍心打断你们这感人的谈话,但能麻烦你亲自走到我们船上来吗,舰长大人。”
  雷狮紫色的双眸中写满了讽刺,对于这种舍身为己的精神,他一向保持厌恶的态度,在他看来只有傻子和安迷修会有这种愚蠢的思想。
  这个恶党,还是丝毫不会顾及他人的感受啊。
  安迷修在心中暗想,不过也只得迈开步伐,向雷狮的海盗船走去。
  伫立在海盗船上,望着军舰逐渐远去的影子,安迷修的内心不由得有些惆怅了起来,又再次脱离正常生活了啊。
  “有没有后悔上了我的船?”
  雷狮手肘搭在安迷修的肩膀上。
  “我要不上船,你会不会让卡米尔他们拆了军舰?”
  安迷修反问雷狮。
  “会。”
  雷狮到也不掩饰,坦荡地说出了大实话。
  “那你问我有什么意思?”
  安迷修回了雷狮一个白眼。
  “总之,欢迎回家,吉祥物先生,水族箱我已经给你清理干净了。”
  雷狮抬起手做了一个请的姿势。
  “那还真是谢谢你了,船 长 大 人。”
  安迷修咬牙切齿地回答雷狮。
  “谢谢倒是不用,肉偿就好了。”
  雷狮的右手摆出一个OK的姿势,左手食指插入中间那个圆圈。
  “休想!”
 
后记:
  “话说当时你为什么把我扔下船?”
  安迷修像是想起了什么,从海里探出一个脑袋询问雷狮。
  “那时候我去找海神了。”
  雷狮躺在小木船上,温暖的日光晒的他有些昏昏欲睡。
  “啥?海神怎么就给你解开了?我看他好像挺不喜欢你的。”
  安迷修扒上小木船,突然剧烈摇晃把雷狮给吓了一跳。
  “我跟他说我是他儿子的丈夫,他就给我解开诅咒了。”
  “那雷神之锤哪来的?”
  “顺手拿的。”
  “雷狮你要脸吗。”
  “要你。”
 

评论(6)

热度(6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