誓死操哭老林的点心

这里点心
主凹凸雷安,全职林方
十足的杂食党
画风清奇,文笔拙劣,只剩脑洞
周更党

【雷安】第二夜(中)

  等安迷修再次醒来,他发现自己身处于巨大的水族箱中。
  水族箱镶嵌在墙壁里,大得夸张,不只水族箱,安迷修现在身处的房间也大得夸张。
  透过透明的玻璃,安迷修能观察到这个房间的每一处角落。
  厚重的木门上雕刻着细致的花纹,墙上名贵的油画,随处可见散落的珠宝。
  种种迹象表明,这艘船的主人一定非常有钱,而且是有钱到没地方花的那种。
  安迷修注意到书桌上摆放着一份文件。
  要知道,人鱼的视力好得惊人。
  安迷修注意到文件末尾的签名,雷狮。
  安迷修内心咯噔一声,雷狮这个名字他曾经在海神的诅咒集上看过。
  安迷修从小就对海洋里的种种传说感兴趣,特别是有关诅咒的那一块。
  人鱼一向是海神的宠儿。
  在安迷修幼年的记忆中,海神一直是一个慈祥和蔼的老人,会耐心解答他的一切疑问,甚至把他记录下的所有诅咒编辑成册,给年幼的他看。
  这样慈祥的老人,却在安迷修询问有关雷狮诅咒的时候阴冷了下来。
  “一个偷东西的小贼罢了。”
  安迷修至今都记得当时海神对雷狮的形容。
  年幼的他记住了雷狮,和他那双紫色的双眸。
  等到他再大一些,他才知道雷狮试图盗取海神的神器三叉戟,神器若是落入胡作非为的人手中,那后果便是不堪设想。
  雷狮之所以会想对三叉戟下手的原因不过与是三叉戟蕴含的能量,传说得到三叉戟的人便能统治大海。
  等真正了解雷狮后,安迷修一直觉得雷狮当时之所以想要三叉戟只不过是因为他闲着蛋疼没事干,所以才会跑去惹海神,夺三叉戟。
  “嘎吱”
  木门被推开,一位和自己差不多年纪的青年走进房间,安迷修看到木门外的甲板,破旧不堪,上面满是坑坑洼洼的痕迹,海盗旗还依稀能辨认出星星的图案。
  “哟,醒了啊,名字报一下?”
  雷狮言一进自己房间,就瞧见被自己从海面上捞起来的人鱼清醒了。
  “安迷修。”
  安迷修微微皱眉,眼前这人询问他名字时的态度让他觉得很不舒服。
  虽然他很想跳起来和眼前的人打一架,不过眼下他被关在水族箱里,跳起来也只能撞到玻璃。
  想必这人就是雷狮了。
  “能否劳驾阁下将我放回海中,他日必有重金酬谢。”
  安迷修摆出自己的条件,报酬不过是随口一提,先稳住对方情绪再说,再说要是回到海里他还想找到自己?
  安迷修,醒醒,你的骑士道没了。
  “哦?你所谓的重谢指的是什么?”
  雷狮眯起紫色的双眸,打量着眼前这条与自己谈条件的人鱼。
  安迷修感觉雷狮的目光冰冷地像一把匕首,狠狠地刺向自己。
  “沉船中遗落的金币,赤红的珊瑚枝,废弃皇宫里的夜明珠,只要你想要的东西在海里,我便能帮你找出来赠予你。”
  安迷修偷偷观察雷师的表情,出乎意料,雷狮的表情依旧和刚刚一样,没有一丝丝对他的话感兴趣的样子。
  不对啊,海盗听到这些不该心动不已吗。
  安迷修有些不解。
  “听起来十分诱惑人,不过拥有了你不就等于拥有了你所说的所有东西吗,你可知道一只人鱼值一座城池,而且那是五十年前的价格。”雷狮站在玻璃壁前观赏安迷修的鱼尾,“不过,和荣誉对我没多大益处,世人都知道上了我雷狮的船,就是我雷狮的人了,从今天起,你就是我们雷狮海盗团的吉祥物,作为我的个人所属物,你不打算解释一下为何你和漂流在还上吗,安迷修?”
  “无可奉告。”
  安迷修态度坚决的撇过头,不再与雷狮的眼神有任何交集。
  笑话,这种因为常年没游泳,结果变成人鱼之后因为缺氧晕倒在海水中的丑事怎么能随意告诉他人。
  “既然你不想说,那换我来猜猜,你身上没有任何被伤害过的痕迹,所以不可能是遭到攻击导致晕倒在海底……你该不会是因为缺氧晕倒在海底的吧?”
  雷狮故意拖长语调,惹得安迷修一阵烦躁。
  但他不得不承认,雷狮猜中了。
  这种时候再选择一言不发也没有任何意思,但他的尊严又不允许他承认这么羞耻的事情。
  两人一言不发,气氛有些尴尬。
  “真的是这样子吗,我的人鱼先生?”
  “……是。”
  安迷修鼓足全身力气才说出这么一个字。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我第一次知道人鱼原来会因为缺氧晕倒在海底,我靠你该不会是一只假的人鱼吧。”
  房间中回荡着雷狮肆无忌惮的笑声。
  “总之,欢迎加入雷狮海盗团,吉祥物先生。”
  这个人,还真的是不会顾及他人的感受啊,看来今后的日子会很不好过。
  安迷修有些绝望地想。
 

评论(12)

热度(8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