誓死操哭老林的点心

这里点心
主凹凸雷安,全职林方
十足的杂食党
画风清奇,文笔拙劣,只剩脑洞
周更党

【雷安】第二夜(上)

  凹凸镇,一个位于港口边的小渔村。
  村中唯一一家小酒馆,是平日里村里男人们最喜爱的地方。
  村中的男人,经常在劳作之后,三五成群的到酒馆小聚一场。喝着廉价的啤酒,聊一些家长里短,或是一些稀奇古怪的事情。
  “我不是开玩笑!我真的见到了幽灵船!那艘船上还有人影!幽灵们乘坐幽灵船来宣泄他们的怒火了!”
  老汤姆信誓旦旦地说到,但显然,整间酒馆里没有人相信他的话,大家都取笑他,纷纷说那是他的幻觉,谁叫来汤姆麦克平时就有些疯疯癫癫的。
  “真的!我说的都是真的!”
  老汤姆无力地争辩着。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我倒希望那上面的幽灵一个个都是绝世大美女,这样的话,死也不亏啊。”
  “说什么呢,这话要是被你老婆听到,小心你今晚进不了家门。”
  老汤姆见周围依旧没有一个人相信他,只好坐会位置上,自己一个人暗自嘟囔着。
  “先生,请问您方便讲述一下您遇到幽灵船的全过程吗?”
  老汤姆欣喜地抬头,他没有想到还会有人对他的话抱有兴趣。
  老汤姆看那名与他搭话青年,并不是他们村子里的人,而且青年的外貌并不像一个长期在海边劳作的人,反而像是主城里那些养尊处优的贵族。
  “啊,请坐,请坐,请问阁下怎么称呼?”
  这是老汤姆当了一辈子的渔民,这是他人生中第一次使用敬语,也不知道为什么面对眼前的青年下意识就用这么文绉绉的方式说话。
  “我是安迷修。”
  青年这么介绍自己。
  每个地方都有自己独特的传说,有些可能是真实存在的,而有些只是一派胡言,而幽灵船,是凹凸小镇一个流传已久的传说。
  也不知道这个传说是从何时起开始流传的,但凹凸镇的每一个人都知道这个传说。
  传说幽灵船上的船员们原本都是一群无恶不作的海盗,他们贪婪狡猾,无视海神的警告,用卑劣的手段盗取了海神的宝藏。
  恼羞成怒的海神诅咒这群海盗,他们必须承担他们因为贪婪犯下的罪孽。
  在白天,他们与常人无异,但月光会让他们失去人类的躯体,变成没有血肉的幽灵。
  他们不死不灭,终日伴随着迷雾飘荡在大海的深处,每一百年才会靠近沿海的村庄,发泄他们对海神的怒气,将村庄里的所有生灵变成与他们相同的存在。
  “我像往常一样,出海打鱼,不知何时起身边泛起了浓厚的白雾,我在大海上迷失了方向,我只能不停地朝一个方向划行,接着我看到了望夫石!”
  说到这里,老汤姆打了一个寒颤,像是回忆起什么惊恐的事情。
  他喝了口啤酒,整理情绪,良久才继续开口说了下去。
  “我不敢靠近望夫石,那是一块被诅咒的礁石,那里连接着另一个地狱,靠近那里的人都再也回不来了,突然间,我发现一搜破旧的船,我可以看出那艘船至少有五十年以上的历史了,被虫蛀食了的破旧桅杆,破破烂烂的海盗旗帜,以及锈迹斑斑的炮管,我听到了有人踩在被海风侵蚀的木楼梯上发出嘎吱嘎吱的声音,我实在无法相信这艘船上还会有人!我不可置信地揉了揉眼睛,然后我就看到四个人影,高矮不一,我看不清他们的面貌,但最让我难以忘怀的是,最中间的那个人影有这一双紫色的眼睛,哦上帝啊,幽灵船就要到来了!请你庇护你忠实的信徒,让他们逃离这次灾难吧!”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老汤姆又开始胡言乱语了。”
  “小兄弟你可别信他的话,什么幽灵船,不过是骗小孩子的把戏。”
  众人纷纷起哄,嘲笑老汤姆不切实际的想象。
  在混乱中,安迷修悄然离开酒馆,正如他的到来一样,悄无声息。
  只有老汤姆桌上那枚银光闪闪的硬币表明,这里曾经有人存在。
   “师傅,你知道望夫石怎么去吗?”
  安迷修来到凹凸镇的港口,正巧遇到一位刚刚出海回来的渔民,就找他询问老汤姆告诉他的位置。
  “望夫石?你个小伙子要去那干啥,那块海流急,还有很多暗流,一不小心连人带船都要栽在那儿。”
  渔民见这个小伙子居然异想天开,想到望夫石那里去,赶紧劝阻他。
  望夫石那块地方确实邪门,已经不知道有多少村里的青壮年以及船只葬身在那,望夫石的称呼由此而来。
  镇里的人都说那里是受到诅咒的地方,去到那里的人的人都别想回来。
  镇里的人都对望夫石报着敬而远之的态度,当时老汤姆也只是远远地观望望夫石,结果就瞧见了幽灵船。
  安迷修离开了码头,那位渔民大叔说什么也不肯带他去望夫石,开始在海滩上其他地方转悠,他想找个人烟稀少的地方,确保没有人会看到他的真实模样。
  既然不能靠船,那就只能自力更生了。
  安迷修是条人鱼,上半身人下半身鱼的那种。
  终于让他在峭壁上找到一处隐蔽的洞穴。
  当最后一缕阳光也被黑暗吞噬的时候,安迷修起身,脱下了自己的长裤,只留下上半身的衬衫。
  夜晚的海风吹得他感觉下体阵阵发凉。
  他纵身一跃,从峭壁跳入海面,激起巨大的浪花。
  好在安迷修的行为没有被别的人发现,否则估计明早的凹凸新闻上就会有某男子深夜遛鸟等字样出现。
  在海水满上安迷修的头顶,将他整个人包裹在它宽广的胸怀中。
  安迷修的双腿黏合在一起,并且长出鳞片,最终变成和他眼眸一样的祖母绿,两腮也长处了鳞片,这表明现在他可以在水底下呼吸了。
  他向望夫石的方向游去。
  或许是因为他太久没有变回人鱼的样子,他游动的过程中,他居然出现头昏眼花力不从心的感觉。
  视线渐渐模糊了起来。
  天啊,难道我一只人鱼会晕倒在海底吗?安迷修绝望的想。
  事实证明,身体机能是会退化的,比如说我们的人鱼安迷修,因为太久没有回到海底运动,居然缺氧,现在就跟具尸体一样飘在海面上。
  说起来谁会相信,当初的他可是绕他们城市游一圈还不带喘的人鱼第一健将呢。
  “嘿,老大,你看那里有一只人鱼!”
  眼尖的佩利发现了随波漂流的安迷修。
  “看来我们空缺依旧的水族箱能有些值钱的东西了,一只人鱼值多少钱?”
  雷狮明知故问地问卡米尔。
  “一座城池,现在不好说,可能会更值钱。”
  卡米尔也有些记不清了,他们实在活了太久了,估计当时他们出海的时候那个递自己给糖的小女孩,现在已经变成老态龙钟的老婆婆了吧,而自己……
  卡米尔看着海面上倒影出来的像,自己仍是十几岁少年的模样。
  “捞起来扔水族箱了去,帕洛斯,水族箱也该清理一下了。”
  “反正那里面也没有东西,是吧雷狮老大。”
 
 
 
 
 

评论(2)

热度(8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