誓死操哭老林的点心

这里点心
主凹凸雷安,全职林方
十足的杂食党
画风清奇,文笔拙劣,只剩脑洞
周更党

【雷安】第一夜

  全校都知道雷狮和安迷修谈恋了。
  归根到底全是一张照片惹的祸。
  有人匿名在校园论坛上发布一张午休的照片,照片上明显是一对小情侣。
  一人头枕在自己的左胳膊上打盹,另一人右手转着笔目不转睛地盯着练习,一副认真学习的样子。
  而他们的空缺出来的手,分别握住对方,十指相扣在一起。
  细心的人一看,妈呀,居然是两个男孩子。
  认识雷狮和安迷修又细心的人一看,妈呀,他们两居然能这么和平的相处!
  其实雷狮和安迷修谈恋爱这件事,认识他们的人都觉得是理所应当的。
  就凭雷狮天天不厌其烦地跑去找安迷修麻烦,说他们之间没点什么破关系那还真是对不起段长三番五次把两人叫到办公室苦口婆心的劝导。
  不过雷狮也没打算将他和安迷修的关系藏着掖着,其实早在这张被偷拍的照片流传出来之前,他们两就已经确定关系了。
   一个年段第四,一个年段第五,再加上两人谈恋爱并没有影响到学习,老师们也找不到什么理由教育他们。
  仗着这点,雷狮更加变本加厉,从之前带着他室友跑到安迷修班级找安迷修麻烦,到现在直接闯进安迷修班级拉起安迷修的手就走,也不知道他把安迷修带到哪里去。
  根据一名路人的口述,有一回他正巧听到雷狮与安迷修的对话,内容如下。
  安迷修:“雷狮你又想干什么?”
  雷狮:“陪我去一下厕所。”
  安迷修:“我没有听错吧,堂堂雷狮居然还要有人陪他去厕所?”
  雷狮:“是,陪我去厕所打一炮。”
  安迷修:“雷狮你大爷的。”
  也有人曾经见到安迷修兴趣盎然地向雷狮吹嘘所谓的骑士道,当然被雷狮一句安迷修你脑子有问题吧给堵了回去。
  他们两相处的日常就是那样,非要说的话,就是相爱相杀。
  很难想象这张照片里的两人居然会是雷狮和安迷修,所有人纷纷开始相信爱情是会改变一个人这样扯淡的说法。
  当卡米尔将照片通过QQ发送给雷狮的时候,他正和安迷修坐在学校附近的烧烤摊。
  今天是520,学校却依旧不让学生出校,怎么说这是雷狮和安迷修在一起的第一个520,在学校里度过多没有意思,于是雷狮拉上从未违反过校规校纪的安迷修一齐翻过围墙,出学校潇洒。
  本来两人想去学校附近比较有氛围的咖啡馆小坐一会,后来发现去什么咖啡馆,有贵又没有意思,不如去撸串。
  于是两人车驾熟路地来到学校后面那个熟悉的烧烤摊,两人都是烧烤摊的熟客了,不必多说老板很清楚两人的胃口。
  “嗡”
  正当雷狮和安迷修埋头在一堆烤串中奋斗的时候,雷狮放在一旁的手机屏幕亮了。
  雷狮瞄了一眼手机屏幕,是卡米尔发来的消息。
  他随手抽了几张面巾纸,擦了擦手上的油渍,之后划开手机屏幕。
  “大哥,你们被偷拍了”
  卡米尔还顺手附上了那张火遍校园论坛的照片。
  雷狮一瞅,诶呀妈呀这不就是那天中午他懒得回宿舍,就到安迷修的教室凑合了一会。
  雷狮是住宿生,而安迷修是走读生。
  雷狮也不知道安迷修这个家距离学校有一段距离的人为什么会选择走读。
  不过安迷修中午都会选择留在自己的班级写题。
  那天因为宿舍一大早被佩利和帕洛斯搞得一塌糊涂,所以他中午就懒得回去,突发奇想跑到安迷修的教室找安迷修。
  他一进教室就在最角落发现安迷修,他顶着他那头引人注目的发型,独自一人坐在教室里刷题。
  安迷修听见了声响,抬头看向教室门口。
  “雷狮,你今天不回宿舍?”
  安迷修的语气里带有深深的疑惑。
  “不了,帕洛斯和佩利一大清早起来打架,把宿舍弄得乱七八糟,现在卡米尔在监督他们收宿舍。”
  雷狮很自然地走到安迷修座位旁坐下,头枕在左手臂上,仔细打量着安迷修的侧颜。
  “我们要不要试试牵手?”
  安迷修突然开口问。
  “安迷修你恶不恶心,还牵手?”
  雷狮虽然嘴上嫌弃安迷修的提议,不过还是用右手牵起安迷修的左上。
  一开始雷狮还觉得浑身不自在,到后来也就习惯了这种感觉。
  不得不说,安迷修的手牵起来还是挺舒服的,他也总算能理解为什么那些情侣会喜欢牵着手到处瞎晃了。
  耳边传来鼻尖划过纸面的唰唰声,还有安迷修朗读英语的声音,渐渐的雷狮有了困意。
  按照雷狮舍友们的说法,刚睡醒的雷狮是最不具有攻击力的,而且刚睡醒的他还会特别黏人。
  “安迷修?”雷狮的声音有些含糊,一副没有睡醒的样子。
  “我在。”
  雷狮把头靠在安迷修的肩膀上,不出他所料,安迷修的身体一僵,明显写题的速度慢了下来。
  雷狮专注地望着安迷修那对祖母绿的眼瞳,像是一潭深不见底的池水。
  “吧唧”
  雷狮脑子一抽,在安迷修的脸颊上轻啄一口。
  “雷狮,你发什么呆。”
  安迷修吃到一半见雷狮呆呆地坐在原地有些好奇。
  按照以往的套路,没次他和雷狮出来撸串都是先下手为强,后下手遭殃。手慢的那个永远吃不饱。
  今天雷狮看了手机之后跟变了个人似的,放着眼前的烤串不管,愣在原地不知道在想什么。
  “安迷修你看看这个。”
  雷狮把手机递给安迷修。
  安迷修一眼就看出照片上的两人是他和雷狮。
  说实话那天他被雷狮吓得个不轻,谁知道那货吧唧一口就上来了,他就不怕被路过的老师或学生看到了吗?
  说实话,雷狮他还真不怕被看到。
  被看到就被看到,又不会少一块肉,这是无所畏惧的雷大爷心中的真实想法。
  “喂,安迷修,你说牵起来的时候都没有感觉这么恶心,怎么现在越看越恶心啊,是不是因为你太丑了。”
  “雷狮你大爷的!”

 
 

评论(5)

热度(18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