誓死操哭老林的点心

这里点心
主凹凸雷安,全职林方
十足的杂食党
画风清奇,文笔拙劣,只剩脑洞
周更党

【雷安】委托Ⅲ

  雷狮的视线确实在一瞬间扫过安迷修,他的直觉告诉他,他与台上的那位大提琴手并非第一次相见。
  他微微眯起眼眸,试图在脑海中搜寻关于大提琴手的信息,很可惜,他并没有查到任何有用的信息。
  “卡米尔,去查清大提琴手的身份,送到我房间来。”雷狮留下任务便起身离开宴会厅。
  “好的大哥。”卡米尔跟随的雷狮一同离开宴会厅。接下来他将会回到船上的工作室找出雷狮想要的东西。
雷狮在套房的泳池里打发时间。
  这间大的离谱的套房位于凹凸酒店的最高点,有专属电梯直达,所以很少人知道这间套房的存在。
  这间套房,本身的存在就是鲜为人知,入住条件更是难上加难。
  只有位于宇宙通缉榜前十的人才有资格入住这间套房。
  套房的门铃被人。
  雷狮从泳池站起身,水珠顺着他的肌肉的曲线滑落,平日里张扬的黑发此刻顺服地贴在雷狮的两耳旁。他随手拾起挂在躺椅上的浴袍披在身上。
  雷狮打开房门,发现来者并不是卡米尔,而是一位带着鸭舌帽遮住面庞的陌生男子,下意识摆出搏斗的姿态,显然对方也不是个省油的灯,还没等雷狮反应过来便扑门而入,将雷狮压倒在地,两腿分别在左右限制住雷狮的腰腹,雷狮的双手被来者狠狠地按在地上。
  剧烈的搏斗掀起了来者的鸭舌帽,对上那湛蓝的双眸,雷狮终于想起关于那位大提琴手的信息。
  安迷修,一年前因为一次意外与自己大打出手,那次搏斗双方谁也没有占到便宜,最后雷狮海盗团的人赶到,安迷修在匆忙中撤离现场。
  在那次打斗之后,雷狮足足休息了三个月身体才回到了巅峰状态。
  他并没有把安迷修放在心上,直到今天安迷修再次出现在他的面前他才想起这个曾经把他重伤的男人,通缉榜上排名第五的雇佣兵安迷修。
  该死,他忘了安迷修也是通缉榜上前十,完全有资格来到这间套房。
  “真不是排名第五的安迷修吗?怎么有那个闲情雅致来找我?”雷狮微微眯起眼眸,打量着压在自己身上的安迷修,就像是一只猎豹,正在打量属于自己的猎物一般。
  “废话少说,我来找你是有一个问题想要问你,你会不会爱上我!”
  安迷修吼完这句话的时候,他的整张脸都红透了。平日里张口就来的情话,此刻大脑却如同空白一般,只能用最简洁的语言去表达。他恨不得马上离开这间套房,离开雷狮。
  这时,雷狮的电话响了。
  突如其来的声响把安迷修吓了一跳,按压雷狮的力气不免减少了几分。
趁着这个空挡,雷狮迅速用右腿膝关猛击小安迷修。
  最脆弱的部分的阵痛让安迷修彻底丧失了按压雷师的力气。
  接下来,轮到雷狮的反击。
  他用刚刚安迷修按压他的姿势反按住安迷修,随手接通卡米尔的电话。
  “大哥,那个大提琴是安迷修。”
  “我已经知道了,他现在正压在我的身下。”雷狮轻描淡写的回答卡米尔,并挂断了电话。
  听着电话另一边的忙音,卡米尔有些恍惚,不是很懂你们这些给佬。
  “接下来该说正事了。”雷狮的视线重新回到安迷修身上。
  “放开我,你这个恶党!”安迷修挣扎着,却无济于事。
  “我爱不爱你,你自己感受一下如何?”
  几天后,委托人将安迷修重新约到那个房间。
  “通过雷总那里的反应,我已经知道你完美完成任务了,祝贺你,这是全部酬金。”委托人讲一个密码箱放在桌上,推给安迷修。
  “原来你们是串通好的。”安迷修语气平淡的回复委托人,屁股的还存留疼痛感让他有些怒意。
  即使对面可爱的小姐姐,也不带这么坑自己,看在她那么美丽的份上,还是别计较了……
  不行,安迷修,你不能这么没骨气,美色和尊严,还是尊严更重要!
  “那么我先离开了,祝你与雷总幸福。”委托人起身,离开了房间。
  “日!”安迷修忍不住低声咒骂到。
  “行,回去就日爽你。”雷狮不知从哪里冒出来,搂住安迷修的腰。
  “雷狮,你他妈给我滚!”
  “安迷修,你屁股不痛了吗。”
 
 

评论(1)

热度(5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