誓死操哭老林的点心

这里点心
主凹凸雷安,全职林方
十足的杂食党
画风清奇,文笔拙劣,只剩脑洞
周更党

【叶韩】南海有鲛,泣泪成珠

不知道还有多少人记得这篇文,所以我打算把之前更新的一起发上来。

•前方高能cp洁癖者们慎入
•时间非要说属于架空
•总而言之凑合着看吧
  传说南海有鲛人,泣泪成珠。
  "少爷,少爷,您有在听我讲课吗?"
  叶修被突然提高的音量吓得一个激灵,回过神来就看到自家父亲请来的家庭教师正用略带不满的目光注视着自己。
  "实在是抱歉先生,我方才在思考一个问题不由得入了神。"
  "是什么问题让少爷您百思不得其解?不妨与我说说,让我们来好好的探讨一番?"
  "先生,南海真的有鲛人吗?"
  "少爷您又在想这些那些妖魔鬼怪,我已经告诉过您了,这些不过是没有学识的下等人编出来的不存在与这个世界上的事物。您要是上课再不专心我就转告给老爷……"
  时光荏苒,白驹过隙,转眼间许多年过去了。
  当年那个问先生南海是否有鲛人的小男孩也早已长大成人。
  "哥,早啊。"刚睡醒的叶秋习惯性地和自家哥哥问早安。
  然而,叶秋发现,双人大床上,此时只剩下自己一个人了。
  "奇怪,平时我哥他不是都比我起得晚吗?"叶秋一边喃喃自语一边整理着床铺。
  这时,一张纸条从床单里飘落到地面上。
  叶秋捡起纸条,纸条上正是叶修那勉强能看懂的字体。
  我去南海寻找鲛人,家里的事物就交给你了。
                                                             ——叶修
  "爸!爸!我哥他,他离家出走了啊!"叶秋惊慌失措地大喊着冲向自己父亲的卧室。
  此时此刻,在南海的某条小渔船上。
  "啊嘁"坐在船头的叶修打了个喷嚏。
  "叶修你该不会是感冒了吧?"坐在船尾的渔民大叔关切的问到。
  "啊没事,多半是我家的傻瓜弟弟在想我。"叶修摆摆手表示自己没事。
  "你还有弟弟啊,叔都没听你提起过。"
  "这又不是什么重要的事……"
  叶修的话说到一半突然就停住了。
  "叶修,你怎么了?"渔民大叔的声音从船尾传来。
  "大叔,你先把船划回去,暴风雨就要来了。"叶修把自己的粗布上衣脱下扔在船头,纵身跳入大海中。
  "好嘞。"渔民大叔熟练的将船头转向港口的方向,在调转船头的过程中用余光扫了一眼船头,没有看见叶修的身影。
  可能是叶修他先回船舱了吧。渔民大叔这么想到。
  伴随着渔民大叔的歌声,小船慢悠悠地往港口的方向驶去。
  "你给我放手!"鲛人恶狠狠地对这个突然跳下海抱住自己的人类说。
  韩文清作为一个与众不同的鲛人,他天生就有着一幅异常凶恶的面孔,这导致其实极其富有爱心的他经常吓到一些海洋里的小动物,小鲛人,还有那些想利用鲛人谋取利益的人类。
  然而,这副天生凶恶的面孔对于这个突然出现并抱住他的男人却没有任何作用。
  "你当我傻,我放手了你就逃走了。"男人依然死死的抱住韩文清。
  出于良心发作,韩文清并没有沉到海底,而是露出自己的头以便那个抱住自己的男人能呼吸道空气。
  "我不会的。"
  "信你有鬼。"
  气氛僵持不下,无论韩文清说什么那个抱住他的男人都不肯松手。
  于是,韩文清一怒之下带着那个死活不肯松开自己的男人一同沉到了海底。
  操,老子吵不过你还淹不死你吗!
  长期缺氧带来窒息的感觉渐渐将叶修淹没,没多久叶修就陷入昏迷的状态中不再有知觉。
   待叶修再次醒来,他发现自己身处在一个五彩缤纷的水底世界。
  大大小小形状各异的鱼成群结队地从他身边游过;造型奇特的珊瑚遍地可见,随便一株都能在市场上卖出天价;蚌壳微微张开,但这也掩盖不住珍珠散发出的光芒。
  而叶修本人坐在其中最大的扇贝中,还有人好心帮他垫上由水草编织成的毯子,柔软又舒适,虽然说手工粗糙了点。
  水下世界,大扇贝,至于反派……
  叶修望了望不远处正凶神恶煞地凝视着自己的韩文清。
  那厮,勉强能算的上是反派吧,如果只看外貌的话。
  啊,标准的童话故事开场。
  “人类,你到底想做什么。”韩文清的语气极其不和善。
  他本来今天灵感突发,想到海面上晒晒太阳,欣赏一下蓝天与白云,蓝天白云倒是没看到,却被一个不明身份的人类给缠上了。
  然而他自己不忍心看那个人类葬身于海底,还分给人类自己一半的内丹,让那个人类有了能在水底呼吸的能力。
  妈的,该死的同情心。
  韩文清在心底埋怨自己的不争气。
  明明在那件事过后他明明已经发誓过不再相信人类,更不会对人类伸出援手。
  结果,他还是做了和当年一摸一样的事。
  (未完待续)
 
 

 
 
 

评论(12)

热度(5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