誓死操哭老林的点心

这里点心
主凹凸雷安,全职林方
十足的杂食党
画风清奇,文笔拙劣,只剩脑洞
周更党

【林方】中秋贺文

这大概是一个小偷以为自己能大赚一笔结果踢到铁板,然后就被铁板抓去结婚的故事。
长安城内,到处都是张灯结彩,好不热闹。
"少爷,今儿就是中秋佳节了。"林敬言身后的侍女轻声说到。
"阿言,帮我和父亲说一声,我想要独自上街一趟。"林敬言放下手中的茶盏。
"瞧一瞧,看一看……"
"爹,我想吃糖葫芦……"
"快走,猜灯谜要开始了……"
大街上,各种声音混杂在一起,无不体现出节日欢快的气氛。
熙熙攘攘的人群,为一些特殊职业工作者提供了便利。
这当中也包括了方锐,一个小偷,虽然他本人硬说自己是个盗贼。
方锐蹲在人烟稀少的小巷中,观察着大街上来来往往的人民们,寻找着下手目标。
当林敬言出现在方锐的视线里的时候,方锐就知道,今天如果不偷林敬言,那他以后干脆就不要混了。
看打扮,身上一定带着不少钱;看长相,就是一文弱的大少爷,而且不知道为什么,身边还没有随从。
难得一遇的大鱼啊!
于是,方锐就开始行动了。
他假装躲避旁边的行人,和林敬言撞在一起。
"啊,实在是抱歉,这位公子你没事吧?"方锐赶忙开口道歉。
在道歉的同时,方锐迅速顺走了林敬言腰间的钱袋。
"无妨。"林敬言只是微微一笑。
之后两人就各走各的路了。
方锐左拐右拐,拐进了一条隐秘的小巷里。
拿出之前顺来的钱袋子,方锐迫不及待地打开,结果却大大出乎他的意料。
钱袋里根本看不到钱的影子,只有一张纸条和几块小石子。
"操,白忙活了!"方锐把钱袋狠狠地摔在地上。
这事要传出去,他方锐还怎么在江湖混。
方锐气冲冲地回头,想去找之前被自己偷钱包的人算帐。
哪有人没事在自己钱袋子里放石头的!
结果方锐刚一回头,他就傻眼了。
林敬言此时正笑眯眯地看着他。
方锐这时才想起,自己身前这个人,是林府的独子,善用毒针,板砖等。
长安城八大迷之一,林府公子林敬言,待人彬彬有礼,斯文儒雅,偏偏擅长玩阴招,和普通的流氓混混无差。
"大侠,我错了,我这就把钱袋还给您,我就一时间鬼迷心窍干出这种事,我上有老下有小,还请您大人有大量,放我一码,小的以后绝对不敢干这种事了。"方锐捡起被自己扔在地上的钱袋,把上面的灰尘清理干净之后,颤抖地把钱包还给林敬言。
林敬言接过方锐递来的钱袋,开口说道:"我记得我钱袋里以前可是有三两黄金的,现在没了?莫不是被你藏起来了?"
我靠这是什么人啊!你的钱袋里根本就只有石头!方锐在内心猛骂林敬言。
但无奈林敬言的实力比方锐高强,方锐不敢发作,怕人家一个不开心就来找自己的麻烦。
方锐好声好气地回答林敬言:"大侠,您还真是贵人多忘事,您这钱袋里可就只有几块石头和一张纸条啊。"
"我说我钱袋里有就是有,我看多半是被你藏起来了,怎么着,还舍不得还我是吗?"林敬言手腕一动,几枚毒针就把企图逃跑的方锐钉在小巷的墙壁上。
"操,老子说没有那肯定是没有,要钱没有要命一条。"方锐见林敬言连毒针都拿出来了,头一撇,一副视死如归的表情。
"这可是你说的。"林敬言靠近方锐。
我靠,他不会真要杀我吧,这人怎么说杀就杀,他是不是脑子有问题啊,话说我都没拿他钱我就要杀我了,我他妈好亏啊,我还不想死啊!在濒临死亡的一刹那,方锐的脑海里只剩下一个念头,我想活下去。
随着林敬言一步步的靠近,方锐已经做好了全力一搏的准备,即使要死,他也不会让林敬言好受。
"以后就跟着我吧。"林敬言拔下钉在墙中的毒针。
"哈?!"方锐被林敬言的举动给吓愣了,大脑中一片空白,半天都没有反应过来。
"是你自己说要钱没有,要命一条的,莫非你想反悔?"
"你难道不是要杀我?"方锐小心翼翼地问林敬言。
"我怎么舍得杀你,走吧。"林敬言牵起方锐的手,带着他走出小巷。
"去哪?"方锐有些不知所以。
"回家,关于结婚还有很多事情要准备。"林敬言拉着方锐快步往林府赶。
"什么?!"

评论(4)

热度(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