誓死操哭老林的点心

这里点心
主凹凸雷安,全职林方
十足的杂食党
画风清奇,文笔拙劣,只剩脑洞
周更党

【林方】一桩由作业引发的惨案


私设:林敬言比方锐大一个年级,两人是从小晚玩到大的哥们。
我,方锐,一个刚刚结束高考的准大一学生。今天我要来说说我在高三经历的那些丧心病狂的事情。
当年我妈作为一代广场舞女神,不要问我为什么我妈那么早就开始跳广场舞那不重要,话题有点偏让我扯回来,作为广场舞女神我妈自然出入各大广场,并于某日认识了另一个广场的广场舞女神林夫人。两人相谈甚欢,并结下了深厚的友谊。
林夫人有一子名林敬言,正巧是与我同一初中的学生。在两位广场舞女神的撮合下我和他见了面,那年我初二,他初三。在林夫人的叮嘱下他对我关爱有加,经常会帮忙辅导我的功课,一来二去也就熟悉了。
我和他经常一起放学回家,有时候没事干也会跑到对方家玩,虽然一般都是我跑过去。
时光荏苒,白驹过隙,转眼间他以高考总分全校第一的好成绩结束了他的高中生活,而我也踏入了人生的一个重要时段高三。
不得不说高三是我一生中一个至关重要的转折点,是高三让我明白我把你当兄弟你却想上了我这句话不仅仅是个笑话。
那是高三下学期的第一个周末,即使我早已坚定了与作业奋斗的意志,但无奈敌方采用人海战术,杀的我方一个军心大乱。
这时救兵出现了,安顿好自己大学生活的林敬言表明可以帮忙我写作业。
那时的我还天真的认为我上辈子一定是个老好人这辈子才能有像林敬言这样的兄弟,现在想想我绝逼是上辈子造孽太多才会在当时脑抽发下那样狠毒的誓言逼迫我不得不答应林敬言的请求。
你们问我发生了什么?详细情况是这样的。
林敬言他没事就来帮我写写作业,我和他两人相处多年早已形成的默契就在此处体现,我和他两人分工明确,配合到位,刷题的速度那叫一个快,原本我五个小时都做不完的题在我们两的配合下不到两小时就完成了,比预计的工期不知道少了多少。
我们两一路越战越勇,所到之处死伤无数,没多久我们迎来了第一个Boss,寒假作业。
面对血量丰厚,攻击手段狠辣,一不小心就会酿成大祸的Boss,而且这个Boss还会与床,零食,游戏联手,只要你一不小心它就会迅速给你加上懒惰Buff,每年不知有多少勇士败在这个Boss的面前,面对这样的Boss有点道德的人都不会让队友当免费劳动力的,何况是像我这样为人正直,在公交车上主动给老人让座,德智体美劳全面发展的社会五好青年。
我当即就和林敬言说:"老林啊,我们这么多年的交情,我实在不好意思让你帮我写这么多作业,要不你说说看我要怎么样报答你的大恩大德,只要在我能力范围内的我一定答应,我要是没答应我就去厨房拿起菜刀就往下面一挥。"说完我还不忘眨眨自己那双真诚的大眼睛。
如果我有幸能有一次穿越会过去的机会,我一定会选择回到我说出这句话的那个时候,对着以前的自己骂:"操你妈没事不要发这么毒的誓!"顺便在给以前的我一个大大的耳光,扇的以前的我一句话都说不出来的那种。
但,那是不可能的,一切该发生的和不该发生的都在这个寒假发生了。
林敬言一边写着作业一边轻描淡写地说:"那你就和我来一发吧。"
啥玩意?林敬言你说啥?我没听懂。
于是我板着林敬言你开玩笑吧的态度又问了一次:"老林你别拿我开玩笑了,你赶紧说要什么过了这个村就没这个店了。"
"锐锐,我认真的。"林敬言放下笔严肃的凝视着我。
哈?林敬言你怎么了?你不是我认识的那个林敬言了,你变了,你膨胀了,你是哪里来的野种快给我滚出去!快把我那个斯文纯洁的林敬言还给我!
但不论我内心有多么的操蛋都改变不了我已经被林敬言压在床上的事实。我从来不知道原来当时装修让我妈把床和书桌放在一块是多么愚蠢的决定。
"老,老林,你冷静点。"你用我颤抖的声音试图劝林敬言改邪归正悬崖勒马。
"锐锐是你自己说要报答我的,只要是你的能力范围的随我提对吧。"林敬言拿起他一直放在书桌上的手机,播放了一段录音。
"……只要在我能力范围内的我一定答应,我要是没答应我就去厨房拿起菜刀就往下面一挥。"手机里传来我的声音。
"我靠林敬言你不厚道!"听到录音的那一刹那我骂出了声。
"我这不是怕你抵赖吗,让我操和自宫锐锐你自己选一个吧。"林敬言意味深长的看着我。
我,方锐,一生为人谨慎,今天却不料栽在林敬言的手上。这不能怪我轻敌大意,只能怪敌人太狡猾,在我身边潜伏长达五年之久,并于我以兄弟相称,我实在是没有料到他居然对我不安好心。
"老林我爸妈今天还要回家!"到了这种走头无路的地步,我也毫不客气,搬出了自己最后的杀手锏,我的父母。
"我爸妈今天约你爸妈出去玩了你不知道吗?我妈还叫我们今天晚上自己解决晚饭他们要出去浪不管我们了。"林敬言的一句话熄灭了我最后的希望。
卧槽!老妈你们故意的吧这时候出去浪!在那一刻我感受到了深深的绝望,整个世界仿佛都变的灰暗了。
"啊戚"正浸泡在温泉里的方锐的母亲打了个喷嚏。
"不会是着凉了吧。"从温泉的对面投来了林敬言母亲关怀的眼神。
"没,我估计是我家那小子在念叨我了。"方锐妈妈摇摇头表示自己没事。
"这次难得我们集体出来旅游把空间留给他们两,要是在没有把他们两撮合成一对我就枉费了我当年广场舞女神的称号了。"林敬言的母上握紧双拳激动地说到。
"你就省省吧吧,你不是最清楚敬言那孩子表面上斯文其实内心比谁都流氓,他都不知道从多早之前就看上方锐了,也就方锐那傻孩子自己一个人从头到尾都被蒙在骨子里。可怜我家的儿子不争气做了个受,自己养了这么多年的白菜要被猪拱了啊。"方锐母亲长叹一口气,有些郁闷的说。
"我看要不是方锐自愿,我家孩子也没那么容易就把他拱到手。"林敬言母亲反驳。
"你还真承认敬言他是猪了啊。"
"以后都是一家人了我家孩子是猪那锐锐他是什么。"
"我家锐锐那可是上好的白菜啊。"
然而这发生在温泉中的一切直到我和我妈坦白了我要和老林在一起之后,我妈一脸欣慰的告诉了我这件事。我总算是知道了为什么在那天晚上老林能在我的抽屉里翻到润滑油和byt,感情那是我妈在背后通风报信啊,妈您就直说我是不是您亲生的,我有点怀疑老林才是你亲儿子。
那天晚上的事就不详细描述的,会被举报涉黄的。反正第二天起来我腰酸背痛后面还隐隐作痛。看在导致一切事情发生的罪魁祸首已经准备好了早餐的分上我就不说什么了。
高考成绩出来之后,我去了老林所在的大学,按照我妈的意思是你那么傻自己一个人去外地万一被抓去,我们家穷也难不出赎金要是你被撕票就不好了,和林敬言一所大学正好能让他照顾你一下。
好的妈,我知道了,我一定不是你亲生的,林敬言才是!
我,方锐,一个大一新生,现在和我的欲求不满的男票,噢不,是和我欲求不满的老公在同一所大学里生活。以上就是我高三时发生的事,感谢你们详细的阅读。


你好,这里阿征,最近需要许多催文的小闹钟,请问你愿意当那个闹钟吗?

评论(5)

热度(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