誓死操哭老林的点心

这里点心
主凹凸雷安,全职林方
十足的杂食党
画风清奇,文笔拙劣,只剩脑洞
周更党

【雷安】霸道教官爱上他

“立正!”
  在教官的命令下,四班的学生停下前进的步伐,他们现在同五班的学生面对面,中间紧隔刚刚保洁人员留下的一条水渍。
  两个班的学生们互相大眼瞪小眼,愣谁都看出,四班教官雷狮有意针对五班教官安迷修。
“安迷修你们班快和我们班亲上了。”
“雷狮你倒还有脸说?不都是你故意的吗?”
“安迷修你怕不是失了智?”
“雷狮,你的良心不会痛吗?”
两个班的学生面面相聚,他们都搞不懂自家教官在整什么幺蛾子。他们只好抬头挺胸,站在原地定军姿。
“你说我针对你,行,安迷修你等着。”
  雷狮撂下话,带领他的班级离开。安迷修整顿好自己的班级,继续进行训练。至于雷狮的话,安迷修权当是空气。这里又不是部队,即使是在部队里,雷狮最多也就找他打架,他安迷修又不虚雷狮。
  安迷修惊觉自己的班级被团团围住,余下四个班级按照一至四班的顺序以此呈扇形排列,将他们五班圈在正中央。
  安迷修环绕四周一圈,嘉德罗斯格瑞银爵雷狮,都是熟悉的面孔。在那些熟悉的面孔之下,仿佛隐藏一些惊天大阴谋。
  “你们……想干什么?”
  安迷修首先打破宁静,听到安迷修的问题后,其他三名教官并无作答的意愿,只有雷狮露出耐人寻味的微笑。
  “全部原地坐下,接下来是教官表演时间。”
  话音未落,雷狮首当其冲冲出队伍将安迷修撂倒在地,其他三个教官不甘示弱,紧接着加入群殴的队伍中。安迷修反应迅速,第一时间做出反击。五个人扭打在一块,军装沾满假草坪上特有的黑色塑胶颗粒。
  “我和你们说,身高对于男人来说是很重要的,瞅瞅一班的教官嘉德罗斯,个子矮脸还胖嘟嘟的,成天被认成初中生。二班的格瑞啊,打架还不错,就是面瘫,跟别人欠他钱一样。还有,你们不好好抹防晒霜,小心到时候就跟三班的银爵成亲兄弟。五班那个安迷修啊,那就是个傻子,你们离他远点,智商低是会传染的,我可不想我的学生和他一样傻兮兮。”
  雷狮脸上还存留着刚刚打斗的痕迹,他站在树荫下教导自己的学生,颇有一般指点江山的架势。
  “今天的训练到此结束,解散!”
  一声令下,学生们就如同离开栅栏的猪一样,齐刷刷地向食堂狂奔。
  “银爵他人呢?怎么不见了。”
  安迷修左顾右盼,四下寻找银爵的身影。其余三个人用看傻子一样瞅了安迷修一眼。安迷修像是想起什么。果然,当他们四个回到食堂,只看见银爵坐在餐桌前,慢条斯理地吃晚餐。
  玩家银爵发动秘技,神出鬼没占领食堂。
  学校给教官安排的宿舍是五人一间。夜晚,银爵辗转反侧,他面对左边的墙壁,只瞧见格瑞搂着嘉德罗斯入眠,悲痛欲绝的他翻个身,雷狮正在对安迷修上下其手。
  人生啊,有时就是那么的令人绝望。
 
 

评论(7)

热度(8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