誓死操哭老林的点心

这里点心
主凹凸雷安,全职林方
十足的杂食党
画风清奇,文笔拙劣,只剩脑洞
周更党

蓝城

暴风式哭泣!

秦栖:

辰征的生贺,致我们的躺列之交(???)


生日快乐


食用愉快




——————————————






他从彼方归来。


带着远方旅途的气息,无诗无歌,是不一样的美好和不一样的飒爽。


 


定格在相框中大千世界的美景。或许是对于一个微笑的抓拍,或许是一片枯叶落入水中,漾开的细小涟漪。


偶遇的少女恬静美好,新生的幼猫在暖阳下聚成小小的一团。


 


我刚在他的行李箱边帮他整理零零碎碎的物品。他是个不懂得讲理的人,行李箱中独独剩下一堆洗好的照片还算整齐。


我照理去翻看,那总是我所希望见到的风景,在书籍的了解中,交往的偶闻中,在心底勾画了无数遍的景色中,各种刁钻的角度呈现出它的惊俗。


 


这次是去了新加坡?我问。


嗯,不是很远,待了挺久。


 


鱼尾狮公园的照片在我手中反复翻动。新加坡有意思吗?


有点儿意思。他望着我的眼睛,似笑非笑,算是第二有意思的地方吧。


你又来。我颇有些无奈,也不用掰着手指头算算,印象里面他每次从远方回来,那个地方永远是第二有意思的。


毕竟最有意思的地方永远是你在的身边嘛。


 


他说这话的时候口气倒是满不在乎。我顿了顿,手上的动作,抬头看他,刻意在高考前回来的?


不然呢?他反问。


我当他是默认了,不满,我又不是小孩子了,高考情绪这种东西还是能处理好的……你倒是,不在那边多玩会儿,还特意跑回来。


你就不也是很开心吗?他坐到我身边。


没有的事。我面无表情的否认。


你高兴和害羞的时候耳尖都会泛红哦。


……


可恶喔。我撇了撇嘴,不想理会其实心中早就生出的欣喜。


无论是我于他而言,还是他于我而言,我们彼此之间都早已是极为熟稔,啥事儿都瞒不住。 


太惨了,连点儿小心思都没了。


 


 


我不回答,他似乎也并不想转移话题,就这么凑过脑袋来,陪我一起看手中的照片。


圣安德烈教堂…闻名世界的圣淘沙岛……


照片在手中一张张地翻过,仅剩最后一张了。


他总是习惯于将自己最满意的一张照片藏于底下。


他最满意的风景,我的高考前夕的礼物。


 


这是……


我呆了呆。


焦特布尔,拉贾斯坦邦有名的四色城之一。


位于印度,位于塔尔沙漠的边缘。


 


这两个月,他不止待在新加坡。


 


 


 


四色城,每一座都惊艳了万千人的生命。


初次与这一名词的相遇是彼时幼时的我们打着手电窝在小小的被窝里。


 


浓郁的夜色抵挡不住兴奋。他翻着从父母书架上取来的图册,我在旁边瞧。


瞧着他的侧脸,听他兴致勃勃的言论。


 


夜凉如水,狭小的空间里两人呼出的热气却形成一个小小的暖炉。


 


你最喜欢哪座城市?他做着伟大的梦,不忘回头笑着问我。


嗯…焦特布尔吧……我不太好意思说出理由,因为那是我唯一记下的名字。


是和焦糖布丁有着相似的名字。


 


可你的双眼发亮,在昏暗中像一道光。


是吗?你又惊又喜,嚷嚷的声音提高了好几个音调,我们的想法一样诶!


我惊得一把住他的嘴,隔墙就是伯父伯母的房间,年少胆儿也小,可别提有多惊悚了。


 


嘘——会被发现的!


大不了就是一顿骂嘛。他讪讪一笑,旋即又开始以大三岁的身份开始装逼,怕什么?


我白他一眼,不满地哼哼。


好了好了,他眨眨眼,猛然又顿了顿。


我一懵,马上也明白过来。


一语成戳,隔壁有了窸窸的动静。


 


……这。他咬唇。


呃……为了不使他一个人尴尬,我陪着他唏嘘一声。


 


面面相觑。


 


……


该睡觉了,他极快速地收起手电与书册扔进床头柜中。手法极其娴熟。


我:……惊


 


脚步声渐近。


发什么呆?他奇怪极了。


 


门把手被扭动的声响。


肩膀被人揽住,顺势压倒在柔软的床铺之上。


我赶忙闭上双眼。


晚安好梦。他附在我耳侧,轻声。


夜语呢喃。


 


 


 


头一回借宿在亲戚家中的夜晚迟迟迎不来睡意,许是认床的习惯还未更正。


挂钟的时针静默地一点点彳亍,反射着清冷的光亮。


 


 


 


焦特布尔……蓝城……


深刻的人,仿佛在睡梦中低呓,我屏息了听。


和你眼睛颜色相同的城市…想必最美。


 


温热的呼吸喷洒在脖颈之上,酥酥麻麻的,很痒。


 


 


 


其实你的眼睛更为漂亮。我平复下内心难以言喻的澎湃,想转身与他说。


可摇身被人搂的更紧了些,面庞有睫毛划过的细小触动,我僵着身子不敢动,仿佛能听到一声极浅的笑意。


他睡相不太好,自己却不管不顾。如此欺压上来,竟有不知从何而来的温暖与安心。


 


……


 


算了算了。


我望着天花板,告诉自己。


 


夜还长。


往后的日子也还很长。


 


 


 


喜欢吗?


我从神游之中被拉回。


 


喜欢吗?


他又一次发问。


 


我低头看看照片。


夕日西斜,万家的蓝房子悄悄镀上一层紫金。


人们的影子在身后被拉的斜斜长长,稍不留神,会像灯火般摇曳。


 


我抬头对上他的双眼。


曾经抱怨,为什么四色城是蓝金粉白,而没有一抹紫色。


原来是有的。


藏在了蓝城的深处。


藏在了心底的深处。


 


现在我的眼睛里会不会倒映出紫色呢?


我忍不住想。


 


我很喜欢。


 


 


真的?他笑弯了眉眼。


 


真的。


爱极了。










————————end——————







评论(1)

热度(22)

  1. 誓死操哭老林的点心秦栖 转载了此文字
    暴风式哭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