誓死操哭老林的点心

这里点心
主凹凸雷安,全职林方
十足的杂食党
画风清奇,文笔拙劣,只剩脑洞
周更党

【雷安】瞎写

  雷狮与安迷修双双变成鬼魂,互相大眼瞪小眼。
  说起来很扯淡,雷狮和安迷修之所以变成鬼魂还是因为一颗榴莲所引发的惨案。
  镜头拉到雷狮刚刚回到他与安迷修合租的公寓,雷狮从公文包里摸索出钥匙,钥匙插入锁眼旋转,一声清响,老旧的厚铁门被缓缓打开。
  一股奇特的香气令雷狮的五官都皱成一团。妈诶,那味道,简直比佩利当年那条五天不洗的内裤还让人难以接受。
  不要问雷狮为什么会知道佩利五天不洗内裤,这就是男寝室的魅力。
“卧槽,安迷修你是炸屎坑了吗,家里怎么那么臭!”
  雷狮捏着鼻子大步穿过客厅,径直来到浴室,雷狮瞅瞅浴室,完好无损。
  至少安迷修还没有蠢到去炸屎坑。
  雷狮拍拍胸口,自我安慰。
  雷狮粗略勘察一番,大致摸清气味的源头就是厨房。厨房的玻璃门紧闭,厨房和客厅被玻璃门分隔开,就像是两个互不相干的世界。
  靠近厨房,奇特的气味就愈发的浓郁,激得雷狮起了一手臂的鸡皮疙瘩。
雷狮用脚踹开厨房的玻璃门,就见安迷修低头鼓捣一坨黄色糊状物体。
  “安迷修你整啥呢?”
  “卡米尔生日我想亲手做个蛋糕给他。”
  “那那坨烂唧唧的东西是什么?”
  “今天正好楼下超市的榴莲打折。”
  得了,这恋爱别谈了。
  雷狮面如死灰,他没想到安迷修居然会把榴莲摆到家里。雷狮是那种极其接受不了榴莲气味的人,而榴莲的气味就好比羊驼的口水,丑,还不容易散去。
  闻着满屋子的榴莲味,雷狮简直快哭出声了。安迷修发觉今天的雷狮一反常态,满脸都写满悲伤,一副苦大仇深的样子。
  安迷修毫无自觉的往雷狮身旁靠,雷狮一见安迷修靠近自己连忙后退,两个人聪厨房退到客厅,又从客厅回到厨房。
  安迷修一个没注意,被沙发脚绊倒,雷狮潜意识停下后退的脚步,伸手去接安迷修。
  冥冥之中自有天意。
  安迷修一个抬头,他的双唇覆盖上雷狮的双唇。通过接吻,榴莲的气味从安迷修的口腔进入雷狮的口腔,并一路南上直往雷狮大脑钻。
  榴莲的气味在雷狮脑中炸开,炸得雷狮一个措手不及。雷狮傻愣在原地,他的尾部开始翻涌,呕吐的欲望到达顶峰。
  雷狮注视着安迷修的眼睛,他发现安迷修同样也在注视着自己。
  然后雷狮一个没忍住,吐了。呕吐物弄得安迷修全是都是,在雷狮的带领之下,安迷修也华丽丽地吐出消化物。
  之后一同夫妻双双把家还……
 
 

评论(6)

热度(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