誓死操哭老林的点心

这里点心
主凹凸雷安,全职林方
十足的杂食党
画风清奇,文笔拙劣,只剩脑洞
周更党

【雷安】无法逃离的背叛

又名开到一半熄火的假车。

“砰”

安迷修的左半边脸被粗鲁地摁在玻璃桌上,透过玻璃他可以看到雷狮抹了鞋油的皮鞋,黑得发亮。

“瞧瞧,是谁被我抓住了?安大警官,别来无恙啊。”

雷狮的语气中除了兴奋更多的是讽刺,不枉费自己花费大把人力在出口到德国的那批货物上。走路风声不过是个诱饵,等的就是安迷修这条大鱼自己乖乖上钩。

“呸,我和你最好老死不相往来。”

安迷修有种冲动,他特想往雷狮那张春风得意的脸上狠狠招呼一拳,不打断他的鼻梁骨都算对不起自己。可惜他的双手被反剪在身后,由两位比他壮硕一倍的魁梧大汉牢牢地固定住,在外力的作用下,安迷修的双手只得紧紧贴着后背,动弹不得。

“安警官,我今天是来找你算账的,一笔时隔多年的老账。十四年前你做的那些混蛋事情,你不会全都忘记了吧?”

雷狮习惯性地微微眯起双眼,像极了一只打量猎物的猎豹,看似优雅实则致命。

“我完全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安迷修冷着一张脸,显然不想与雷狮交谈,浪费口舌。

“真是贵人多忘事。”

  雷狮从手下那里接过安迷修随身携带的手枪,口径不大,利于携带隐藏。只不过雷狮特意嘱咐手下在安迷修昏迷的期间帮他来个全身搜查,现在安迷修身上没有任何东西能充当武器,甚至连安迷修腰间的皮带都给他扯掉了。

雷狮从座椅上起身,他的右脚踩在安迷修的脑袋上,用皮鞋底狠狠地撵着安迷修的脑袋。安迷修吃痛地喊出声,雷狮趁机将手枪的枪管塞进安迷修的嘴中。两名手下见自家boss亲自上阵,识趣地退到房间外。

“现在想起来了吗?”

冰冷坚硬的金属抵着安迷修的上颚,着实不好受,安迷修没有任何举动,直勾勾地盯着雷狮,被安迷修这样注视,雷狮只觉得一股无名之火升腾而起。

雷狮扣下了扳机。

安迷修的身体在刹那绷紧,他以为自己死定了。

“没上膛。”

雷狮笑得极为恶劣,他将枪从安迷修嘴里抽出,随手扔到一旁,扯起安迷修的领子恶狠狠地咬上安迷修的下唇,雷狮用舌尖舔舐安迷修的下唇,血腥味在他的口腔蔓延开。

“十四年前,你背叛了我。”

雷狮攥紧安迷修衬衣的力度又重了几分,十四年前安迷修的背叛令他损失惨重,若不是他对一直安迷修心存一丝警戒,撤离得即使,他也许已经死在警局的围剿中。

“那是你自作自受,我当时与你合作是因为你告诉我你在追求绝对的公平。”

是,安迷修的确在十四年前确实与雷狮合作过,当时雷狮告诉他所谓绝对公平的理念,这个理念深得安迷修的赞许,于是安迷修选择与雷狮合作,但在之后安迷修发现雷狮的理念开始发生改变,若不对雷狮势力的发展进行遏制,日后必定会酿成大错,安迷修选择将雷狮本人的团队资料,基地等一系列信息告知警方,亲自带领队伍对雷狮进行围剿。

对于雷狮所说的背叛,安迷修并没有觉得有任何的不妥,他只是做了自己应做出的决定。

评论(2)

热度(4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