誓死操哭老林的点心

这里点心
主凹凸雷安,全职林方
十足的杂食党
画风清奇,文笔拙劣,只剩脑洞
周更党

【雷安】 得意忘形

很好,我终于把人拉回来产粮了,可喜可贺。
顺便一提薙哥他是神经病院的墙,我估计会是些花花草草,我看我们神经病院还缺个院长……

方糖_十四梨:

#现代pa#
#雷安#


@苏明  专给明爹的垃圾粮,绑定赠礼。
必须要记住我爱你!!shawanyi
的得地不分。)祝食用愉快
——————


雷狮倚在阳台上吹风。


“要着凉了。”
披在身上的外套散发着熟悉而令人安心的气息,雷狮吐出一串烟圈,反手将烟头碾在安迷修肩上,“用得着你担心?”
原本晃动着若隐若现那点此时熄灭的干脆,没溅出火星来。


“半个月工资。”
安迷修答非所问,瞥了一眼西装上新烫出的孔洞,握住雷狮的手腕吻了吻,“雷大总裁想如何赔偿。”


雷狮吐了口唾沫,踱着步子转身,把人来回打量个遍后干净利落的给了他左脸一拳。“够了吗?”


“勉勉强强。”
安迷修任由人揪着领带往回拽。两个人跌跌撞撞绊进屋里,在沙发上滚作一团。
灯亮了。


雷狮舔.舐着安迷修嘴角的血口,粗.暴的动作增大了创面,鲜.血混合着津.液在两人口腔中随唇.舌交.缠推来倒去,溢出的远比吞下的要多,直到紧.贴在一起的胸膛剧烈起伏,双方均是气息不稳。
“安迷修,做。”
雷狮居高临下俯视着他,扯开人脖间碍事无比的领带甩上液晶电视,以不容置疑的语气宣告一场情.事的开始。


安迷修松了两颗扣子,“不过是弄垮了你几家小公司,就气急败坏成这样?”


“我还没追究你一个对家头头搁我这儿来冒充小职员的事。”
雷狮嗤之以鼻,“这可没有半丝风度,也不应该是你所谓骑士精神的体现。”


“你不就希望看到我这一面吗,别装模作样了,”安迷修双臂搂上雷狮的脖子,在他锁骨处狠咬了两口,“我现在手上只剩下冷热流……难道不是你干得好事?别因为一次小胜就得意忘形啊?”


不予置评。雷狮膝盖抵在安迷修两.腿之间,右手悄然探进衬衫,微凉的手指灵.活的抚.摸着人滚烫的肌.肤。
满意的感觉到安迷修身体瞬间紧绷,雷狮挑了挑眉毛。


“得意忘形的是谁呢。”


———————
短小,假车。


顺便再啰嗦几句,垃圾十四梨是无差,无差,无差。算退圈,被逼着继续产粮填坑,主页雷安安雷双产不标tag只给个人。单向重度洁癖连无差都忍不了的祖宗还是滚吧,需要的是小天使不是ky。
现在主混弹丸论破,考虑连载日狛日长篇,有兴趣的可以戳,没看过的不嫌弃就接我安利。
会考虑和征爷 @誓死操哭老林的点心  组个神经病院,多担待。


剩下的说都嫌烦。

评论

热度(43)

  1. xxooxx垃圾堆放处 转载了此文字
    梨太我一生爱他他多好的人啊呜呜呜呜呜呜
  2. 誓死操哭老林的点心垃圾堆放处 转载了此文字
    很好,我终于把人拉回来产粮了,可喜可贺。顺便一提薙哥他是神经病院的墙,我估计会是些花花草草,我看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