誓死操哭老林的点心

这里点心
主凹凸雷安,全职林方
十足的杂食党
画风清奇,文笔拙劣,只剩脑洞
周更党

【雷安】第三夜(中)

  安迷修依旧坚守着自己的骑士梦,即便他知道那是实现不了的。
  龙会龙化,龙化中的龙,在那段时间内,只能保持龙的姿态,无法变回人的姿态,这一过程毫无规律也毫无征兆,有些龙可能一辈子都经历不了龙化,有些龙可能一辈子都在龙化。
  安迷修的母亲在安迷修离开家的前一个夜晚,给了他一封信,告诉他成为骑士是需要推荐信的,如果他真的想要成为骑士,这封信会带给他很大的帮助。
  隔天,安迷修带着少数行李以及母亲的信向皇城行去。
  安迷修第一次遇到雷狮,是他刚刚在皇城安定好自己没多久,正打算去骑士团报到。
  “远征军归来了!”
  街道上人声鼎沸,大家欢庆着远征军的归来,安迷修同在欢庆的人群中,他的目光望向远征军的头领,一名看似年纪与他相仿的少年。他骑在马上,高高在上,向周围的人群挥手,只有安迷修注意到他眼底最深的那一抹不屑。
  远征军穿过人群,径直向皇宫走去。人群很快就散开,大家都忙着去做自己的事情。
  安迷修揣着自己母亲的信,扣响骑士训练营的大门。
  “小鬼,你有何事?”
  守门人擦拭自己的配件,头也不抬地询问。
  “我希望能加入骑士团成为一名见习骑士,这是我的引推信。”
  安迷修递上自己母亲的信。
  守门人不耐烦地抬起头,刚想挥手让那不知天高地厚的小子走开,在看到信的那一刻他的目光被信封上红的发亮的印戳所吸引。
  “冕下!有人带来了推荐信!”
  骑士团团长有些恼怒,他的下属居然会因为一封小小的推荐信来打扰他。
  “我应该和你说过,不要因为一些小事来打扰我。”
  “可是冕下,这封信,是出自女武神之手。”
  “什么,那个女武神!”
  他们都很清楚,女武神指的是哪位。曾经这个大陆上最出名的一名女骑士,她的剑法无人能及,特别是她独自一人在黑暗森林驯服了一条龙,更是让全大陆的骑士刮目相看,女武神也是近一百年来,唯一一名龙骑士。
  “那傻小子居然有女武神的推荐信,他在团里的表现需要高度重视。”
  就这样,安迷修成为骑士团中的一名见习骑士。他本身就良好的基础,加上高层们对他的重视,让他迅速迎来了晋升。
  随着他在战场上一次次英勇的表现以及他为帝国带来的不计其数的胜利,他很快成为了教廷首席圣骑士,那年他年仅二十一,是教廷有史以来最年轻,也是晋升最快的圣骑士。
  在之后他才了解,当年那名与他年纪相仿的少年,名为雷狮,是这个国家的三皇子,同时也是远征军团的团长。
  他们一个效忠于皇室,而一个效忠于教廷。又有多少人知道,皇室与教廷在看似和睦的气氛下,又有多少暗流涌动。
  骑士们经常将雷狮与安迷修相提并论,他们称安迷修是执着与骑士道的傻子,而雷狮是蔑视骑士道的疯子。
  安迷修第二次遇到雷狮,他的处境十分狼狈。
  他将自己的身份告诉了一名自认为口风严谨,与他关系甚好的骑士。殊不知,那名骑士早已将他的身份告诉教皇,为了换取所谓的荣华富贵。
  很不幸,安迷修被禁足在教廷中。
  直到那天,安迷修,龙化了。
  龙庞大的身躯撑裂开屋顶,在阳光的照耀下,青绿色的龙鳞闪闪发亮。
  教皇激动地手舞足蹈,他命令人控制住安迷修,他们用沉重的锁链缠绕住安迷修的双翼,铁钉将安迷修的双翼固定在城墙上。
  安迷修挣扎着,咆哮着,但都无济于事。
  直到龙化渐渐褪去,他又能变回人的姿态。
  那天首席圣骑士像个罪人被押送到教皇身边,押送他的人是那个亲自将他秘密透露给教皇的骑士。
  “我希望你能与教廷的圣骑士定下契约,只要我们教廷拥有龙骑士,那皇室就无所畏惧了。”
  这时安迷修知道,原来教皇那张慈祥的面容在利益的作用下也能变得如此狰狞。
  他不由笑出声。
  笑声在教皇听来是那么的刺耳,教皇有些恼怒,他希望听到的是安迷修的回答,而不是毫无意义的笑声。
  “那是不可能的,安德烈一世。”
  教皇没有想到安迷修会违逆自己,皇室的力量越来越强大,特别是那名远征军团长,再这样下去,教廷迟早会被皇室踩下,再也无法骑在皇家头上作威作福。
  他本来以为这次手到擒来的机会,会让教廷重新建立起威严以及绝对的实力,让皇室认清谁才是这片土地真正的统治者。
  “许久未见,教皇陛下。您还是依旧那么虚伪。”
  “是谁!给我站出来!”教皇宛如一只被踩了尾巴的老鼠,猛地从座椅上跳起来,质问殿堂里所有骑士。
  “愤怒让你这张令人作呕的脸更加不堪入目了。”
  雷狮从教廷骑士的行列中走出来,径直走向教皇,最终站到教皇面前。
  我行我素,张狂无比。
  “雷狮!你怎么会在这里!”教皇的面容因愤怒而变得扭曲,他像女人一样歇斯底里地尖叫着。
  “你真以为凭你们教廷那拙劣的障眼法,皇室就发现不了这条龙吗?”
  雷狮面无表情地拔出自己的配剑。
  他居然带的是斩剑?安迷修惊叹雷狮的大胆以及疯狂。
  “好!很好!皇室的远征军团长将在今天被从世间抹去!”教皇腮帮子上的肉随着他情绪的激动而上下抖动。
  晦涩的词汇从教皇口中吐出。
  “居然是强制契约?你就不怕这条龙因为抗拒契约而死去吗。”
  雷狮向前冲锋,恼羞成怒的教皇使用了强制契约,强制契约的有极大可能令契约者和契约兽灰飞烟灭,但强制契约是唯一一个不用经过契约兽允许就可以定下的契约,强制契约也不是没有过成功的例子,若这条龙的被强制契约给束缚,那皇室在大陆上的地位真的是岌岌可危。
  “不会让你过去的。”一名圣骑士拦住雷狮的去路。
  “连你们的圣骑士首席安迷修都打不过我,你觉得你能拦下我吗?”
  要不是安迷修现在被锁链限制住行动,再加上长时间的折磨让他的身体软弱无力,还有强制契约不断对他的精神进行冲击,他一定操上家伙就跟雷狮好好打一架。
  雷狮的神经紧绷着,眼前这名骑士确实对自己构成不了什么威胁,但他拖延的每一分钟,教皇很有可能把契约缔结完成,他必须尽快击败眼前烦人的苍蝇。
  强制契约带来的精神冲击让安迷修虚弱的精神世界有些支撑不住。
  “砰”
    好像有什么东西落在殿堂的屋檐上。下一秒,屋顶那些精美的笔画,被一只龙爪粗暴地破坏掉。
  在场的所有人都不由自主停下正在做的事情,将目光投向空中的巨龙和巨龙背上的女人。
  巨龙煽动翅膀,平稳地落在地面上。
  “女武神!”
  圣骑士认出骑着龙背上的女人。下一秒,他就被雷狮掀翻在地。
  教皇听说过女武神的称呼,他身为红衣大主教的时候甚至还见过女武神几面,当年的教廷也有意拉拢女武神,但后来,女武神就销声匿迹了。
  “教皇,可否放过你身后那人?”女武神对教皇微微欠身。
  “神的旨意是让他归属于教廷,你是想违抗神的旨意吗?”
  “你话怎么那么多,放还是不放。”巨龙吐出龙息,以此来表示此刻不满的情绪。
  教皇不得不屈服,同意放过安迷修。
  这场闹剧的结果是殿堂被火焰所吞噬,雷狮将奄奄一息的安迷修带回自己的住处,而女武神与她的龙又再次销声匿迹。
  半个月后,雷狮将安迷修送到主城外,此时的安迷修,在半个月的修养内已经恢复了许多。
  “我将永远记下这份恩情。”安迷修感激雷狮对他的不求回报帮助。
  “要走就快走,别在那磨磨唧唧的。”雷狮挥挥手,不耐烦地赶安迷修走。
  望着安迷修逐渐远去的身影,雷狮的唇角勾起一抹微笑。
 

评论(6)

热度(6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