誓死操哭老林的点心

这里点心
主凹凸雷安,全职林方
十足的杂食党
画风清奇,文笔拙劣,只剩脑洞
周更党

【雷安】第三夜(上)

  龙骑士是这个大陆最受人尊敬的存在。
  他们个个都是英勇善战的骑士,带领属于自己的龙,惩凶除恶,伸张正义。
  安迷修从小励志成为一名光荣的龙骑士,并以此为目标不断磨练自己。
  安迷修的母亲是一位美丽而又勤快的妇女,岁月并没有在她身上留下什么不可磨灭的痕迹,她依旧宛如一位亭亭玉立的少女。
  安迷修的母亲又与村中其他的女人有所不同,年幼的安迷修总觉得他的母亲上知天文,下知地理,母亲的眼中总是闪烁着睿智的光芒。
  但最让安迷修难以忘怀的一件事莫过于,有一回,当地一群恶名昭彰的山贼试图趁安迷修父亲出门在外的空档,闯入他们家,劫财又劫色。
  结果安迷修的母亲拿起厨房里的擀面杖,硬生生把山贼敲得个鼻青脸肿,痛哭流涕。
  直到后来安迷修才知道当时母亲使用的是皇家剑术,自己的母亲就是自己最最敬佩的龙骑士。当然,这些都是后话。
  而安迷修的父亲,是全村力气最大的男人,当然,也是全村最帅气的那个。
  安迷修一直觉得他爸妈都是民主开放的人,但不知为何,每次他说起自己长大想成为龙骑士的梦想时,他的母亲总会在一旁捂着嘴偷笑,而他的父亲,总是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
  每个孩子都对自己名字的由来大有兴趣,他们总是认为自己的名字里包含父母对自己的期望与祝福,安迷修也不例外。
  他曾经有过上百种猜测,关于自己名字的含义,终于他还是忍不住去询问自己的父母,问清事实总比自己胡思乱想来得好。
  “母亲,你们为我取名为安迷修是因为你们觉得我以后会有无限发展的可能性吗?”
  “当然不是了,亲爱的你要知道,你父亲的名中有一个安字,而我的名中有一个修字,至于迷字,是我们实在想不到该怎么取随手加上去的。”
  于是安迷修就在怀疑自己的父母是不是有什么秘密瞒着自己以及怀疑自己是不是他们亲生的这一过程中姑且还算快乐地成长。
  直到他十五岁生日的那天,他第一次尝到理想破灭的滋味。
  十五岁生日的前一晚,安迷修的父亲带安迷修进入大山深处。
  “你是不可能成为龙骑士的。”
  安迷修的父亲严肃而又认真地告诉安迷修。
  “为什么,这些年来我不断磨练自己,而且我……”
  不知何时朝霞布满天空,日光划破厚重的云层,洒落在安迷修的身上。
  安迷修感受到他体内的血液在沸腾,在翻涌。他的骨骼开始变化,他的皮肤被坚硬的鳞片所覆盖,羽翼从他的背后伸张。
  隐约间,他好像听到他父亲的话。
  “其实,你是条半龙。”
  等到一切结束,身为人类的安迷修已经消失不见,取而代之的是传说中的龙。
  安迷修望了望自己的爪子,不错,青绿色,是我的size。
  其实安迷修对于自己是条龙并没有什么感觉,可能是因为他心比较大,并且从小就不断被自己父母刷新三观的原因吧。
  安迷修只觉得鼻子痒乎乎的,有点想打喷嚏。黑烟从他的鼻孔冒出,一撮一撮的,有趣极了。
  “儿子,你忍住,先变回人再打喷嚏啊!”
  安迷修的父亲眼见事情不太对,要知道他可是只火龙,当年他第一次化身为龙的时候,还不太能控制的住自己,一个龙息差点把他家给烧掉,安迷修这一喷嚏下去,估计得来个森林大火。
  “昂,那要怎么变回人?”
  安迷修被他父亲一提醒,赶紧止住喷嚏,要知道那种打不出喷嚏的滋味可不好受,他现在只想赶紧变回人,打完喷嚏并叫他的父亲解释清楚。
  “大喊巴拉拉能量,安迷修全身变就好了。”
  安迷修目光中充满了怀疑的观察着自己的父亲,见他依旧是一副严肃而又认真的表情,还是选择相信了他那一段羞耻的话语。
  后来的后来,当安迷修独自出去闯荡有一段时间之后,他才知道,要变成人还是龙 只要脑子里想想就可以了,那段奇怪而又羞耻的话,只是父亲临时起兴随口一提罢了。
  安迷修的身体开始缩小,鳞片褪去露出原本的皮肤,眨眼间他又变回了人类,唯一的差别就是,他的眼睛变成了和他鳞片一样的青绿色,还有的就是他那身衣服,算是报废了。
  今天的风,还真是喧嚣啊。
  安迷修裹着他父亲给他的斗篷感慨到。
  “你要知道,我是条龙……”
  安迷修的父亲自顾自地开始说。
  “那母亲呢?她也是龙吗?”
  安迷修打断父亲的话。
  安迷修的父亲不满地瞥了一眼安迷修,透过他的目光,安迷修能看出三个字,你闭嘴。
  安迷修的父亲见自己的儿子领会了自己的意思,欣慰地点点头,继续说起了他年少的风流史。
  “你的母亲只是个人类,否则你就该从蛋里出生了。但你的母亲又不是普通的人类,她曾经是大陆上最有名的女骑士,不仅是因为她的实力,也是因为她的美貌。
  但她却迟迟无法成为一名龙骑士,因为她没有属于自己的龙,心高气傲地她拒绝他人的帮助,独自一人深入黑暗森林,去驯服她属于自己的龙。
  就在那天,我正巧以人类的形态在森林中闲逛,一眼就看见了你的母亲,她是那么美丽,那么的动人,我的心被她深深射穿了,所以我选择上去与她攀谈,在得知她是一名女骑士并且需要一条龙的时候,我立即毛逐自荐。
  我与她成为大陆上实力最强劲的组合,并且在我不断地努力下,我和你母亲终于步入婚姻的殿堂,并在不久之后有了你。”
  安迷修艰难地从父亲的故事中提取关键点,在他父亲原版故事中,基本有一半以上是他对母亲的爱慕,对母亲的夸赞。
  安迷修可算是见识到了他平日里不苟言笑的父亲另一副面貌。
  “所以你因为美貌出卖了自己?”
  安迷修质问自己的父亲。
  “这一切是值得的。”
  安迷修的父亲扬起他的脑袋,自豪地说。
  安迷修无法反驳他父亲的观点,在他看来,美丽的女性确实值得自己牺牲一些东西,但比起他的父亲,安迷修觉得自己还是有原则的多。
  安迷修的人生可以分成三个阶段,十五岁前,二十二岁前,以及二十二岁后。
  十五岁前他的人生理想是成为一名伟大的龙骑士,但很可惜,因为出生原因,这个理想算是破灭了。十五岁之后,他的人生理想是能与大陆上最德高望重的骑士定下契约,最好能像他的父亲一样,顺便收获一段美妙的爱情。

评论(12)

热度(8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