誓死操哭老林的点心

cp杂食,文风清奇,人帅不狗,朋友一起搞韩文清吗。

【雷安】第二夜(上)

  凹凸镇,一个位于港口边的小渔村。
  村中唯一一家小酒馆,是平日里村里男人们最喜爱的地方。
  村中的男人,经常在劳作之后,三五成群的到酒馆小聚一场。喝着廉价的啤酒,聊一些家长里短,或是一些稀奇古怪的事情。
  “我不是开玩笑!我真的见到了幽灵船!那艘船上还有人影!幽灵们乘坐幽灵船来宣泄他们的怒火了!”
  老汤姆信誓旦旦地说到,但显然,整间酒馆里没有人相信他的话,大家都取笑他,纷纷说那是他的幻觉,谁叫来汤姆麦克平时就有些疯疯癫癫的。
  “真的!我说的都是真的!”
  老汤姆无力地争辩着。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我倒希望那上面的幽灵一个个都是绝世大美女,这样的话,死也不亏啊。”
  “说什么呢,这话要是被你老婆听到,小心你今晚进不了家门。”
  老汤姆见周围依旧没有一个人相信他,只好坐会位置上,自己一个人暗自嘟囔着。
  “先生,请问您方便讲述一下您遇到幽灵船的全过程吗?”
  老汤姆欣喜地抬头,他没有想到还会有人对他的话抱有兴趣。
  老汤姆看那名与他搭话青年,并不是他们村子里的人,而且青年的外貌并不像一个长期在海边劳作的人,反而像是主城里那些养尊处优的贵族。
  “啊,请坐,请坐,请问阁下怎么称呼?”
  这是老汤姆当了一辈子的渔民,这是他人生中第一次使用敬语,也不知道为什么面对眼前的青年下意识就用这么文绉绉的方式说话。
  “我是安迷修。”
  青年这么介绍自己。
  每个地方都有自己独特的传说,有些可能是真实存在的,而有些只是一派胡言,而幽灵船,是凹凸小镇一个流传已久的传说。
  也不知道这个传说是从何时起开始流传的,但凹凸镇的每一个人都知道这个传说。
  传说幽灵船上的船员们原本都是一群无恶不作的海盗,他们贪婪狡猾,无视海神的警告,用卑劣的手段盗取了海神的宝藏。
  恼羞成怒的海神诅咒这群海盗,他们必须承担他们因为贪婪犯下的罪孽。
  在白天,他们与常人无异,但月光会让他们失去人类的躯体,变成没有血肉的幽灵。
  他们不死不灭,终日伴随着迷雾飘荡在大海的深处,每一百年才会靠近沿海的村庄,发泄他们对海神的怒气,将村庄里的所有生灵变成与他们相同的存在。
  “我像往常一样,出海打鱼,不知何时起身边泛起了浓厚的白雾,我在大海上迷失了方向,我只能不停地朝一个方向划行,接着我看到了望夫石!”
  说到这里,老汤姆打了一个寒颤,像是回忆起什么惊恐的事情。
  他喝了口啤酒,整理情绪,良久才继续开口说了下去。
  “我不敢靠近望夫石,那是一块被诅咒的礁石,那里连接着另一个地狱,靠近那里的人都再也回不来了,突然间,我发现一搜破旧的船,我可以看出那艘船至少有五十年以上的历史了,被虫蛀食了的破旧桅杆,破破烂烂的海盗旗帜,以及锈迹斑斑的炮管,我听到了有人踩在被海风侵蚀的木楼梯上发出嘎吱嘎吱的声音,我实在无法相信这艘船上还会有人!我不可置信地揉了揉眼睛,然后我就看到四个人影,高矮不一,我看不清他们的面貌,但最让我难以忘怀的是,最中间的那个人影有这一双紫色的眼睛,哦上帝啊,幽灵船就要到来了!请你庇护你忠实的信徒,让他们逃离这次灾难吧!”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老汤姆又开始胡言乱语了。”
  “小兄弟你可别信他的话,什么幽灵船,不过是骗小孩子的把戏。”
  众人纷纷起哄,嘲笑老汤姆不切实际的想象。
  在混乱中,安迷修悄然离开酒馆,正如他的到来一样,悄无声息。
  只有老汤姆桌上那枚银光闪闪的硬币表明,这里曾经有人存在。
   “师傅,你知道望夫石怎么去吗?”
  安迷修来到凹凸镇的港口,正巧遇到一位刚刚出海回来的渔民,就找他询问老汤姆告诉他的位置。
  “望夫石?你个小伙子要去那干啥,那块海流急,还有很多暗流,一不小心连人带船都要栽在那儿。”
  渔民见这个小伙子居然异想天开,想到望夫石那里去,赶紧劝阻他。
  望夫石那块地方确实邪门,已经不知道有多少村里的青壮年以及船只葬身在那,望夫石的称呼由此而来。
  镇里的人都说那里是受到诅咒的地方,去到那里的人的人都别想回来。
  镇里的人都对望夫石报着敬而远之的态度,当时老汤姆也只是远远地观望望夫石,结果就瞧见了幽灵船。
  安迷修离开了码头,那位渔民大叔说什么也不肯带他去望夫石,开始在海滩上其他地方转悠,他想找个人烟稀少的地方,确保没有人会看到他的真实模样。
  既然不能靠船,那就只能自力更生了。
  安迷修是条人鱼,上半身人下半身鱼的那种。
  终于让他在峭壁上找到一处隐蔽的洞穴。
  当最后一缕阳光也被黑暗吞噬的时候,安迷修起身,脱下了自己的长裤,只留下上半身的衬衫。
  夜晚的海风吹得他感觉下体阵阵发凉。
  他纵身一跃,从峭壁跳入海面,激起巨大的浪花。
  好在安迷修的行为没有被别的人发现,否则估计明早的凹凸新闻上就会有某男子深夜遛鸟等字样出现。
  在海水满上安迷修的头顶,将他整个人包裹在它宽广的胸怀中。
  安迷修的双腿黏合在一起,并且长出鳞片,最终变成和他眼眸一样的祖母绿,两腮也长处了鳞片,这表明现在他可以在水底下呼吸了。
  他向望夫石的方向游去。
  或许是因为他太久没有变回人鱼的样子,他游动的过程中,他居然出现头昏眼花力不从心的感觉。
  视线渐渐模糊了起来。
  天啊,难道我一只人鱼会晕倒在海底吗?安迷修绝望的想。
  事实证明,身体机能是会退化的,比如说我们的人鱼安迷修,因为太久没有回到海底运动,居然缺氧,现在就跟具尸体一样飘在海面上。
  说起来谁会相信,当初的他可是绕他们城市游一圈还不带喘的人鱼第一健将呢。
  “嘿,老大,你看那里有一只人鱼!”
  眼尖的佩利发现了随波漂流的安迷修。
  “看来我们空缺依旧的水族箱能有些值钱的东西了,一只人鱼值多少钱?”
  雷狮明知故问地问卡米尔。
  “一座城池,现在不好说,可能会更值钱。”
  卡米尔也有些记不清了,他们实在活了太久了,估计当时他们出海的时候那个递自己给糖的小女孩,现在已经变成老态龙钟的老婆婆了吧,而自己……
  卡米尔看着海面上倒影出来的像,自己仍是十几岁少年的模样。
  “捞起来扔水族箱了去,帕洛斯,水族箱也该清理一下了。”
  “反正那里面也没有东西,是吧雷狮老大。”
 
 
 
 
 

【雷安】第一夜

  全校都知道雷狮和安迷修谈恋了。
  归根到底全是一张照片惹的祸。
  有人匿名在校园论坛上发布一张午休的照片,照片上明显是一对小情侣。
  一人头枕在自己的左胳膊上打盹,另一人右手转着笔目不转睛地盯着练习,一副认真学习的样子。
  而他们的空缺出来的手,分别握住对方,十指相扣在一起。
  细心的人一看,妈呀,居然是两个男孩子。
  认识雷狮和安迷修又细心的人一看,妈呀,他们两居然能这么和平的相处!
  其实雷狮和安迷修谈恋爱这件事,认识他们的人都觉得是理所应当的。
  就凭雷狮天天不厌其烦地跑去找安迷修麻烦,说他们之间没点什么破关系那还真是对不起段长三番五次把两人叫到办公室苦口婆心的劝导。
  不过雷狮也没打算将他和安迷修的关系藏着掖着,其实早在这张被偷拍的照片流传出来之前,他们两就已经确定关系了。
   一个年段第四,一个年段第五,再加上两人谈恋爱并没有影响到学习,老师们也找不到什么理由教育他们。
  仗着这点,雷狮更加变本加厉,从之前带着他室友跑到安迷修班级找安迷修麻烦,到现在直接闯进安迷修班级拉起安迷修的手就走,也不知道他把安迷修带到哪里去。
  根据一名路人的口述,有一回他正巧听到雷狮与安迷修的对话,内容如下。
  安迷修:“雷狮你又想干什么?”
  雷狮:“陪我去一下厕所。”
  安迷修:“我没有听错吧,堂堂雷狮居然还要有人陪他去厕所?”
  雷狮:“是,陪我去厕所打一炮。”
  安迷修:“雷狮你大爷的。”
  也有人曾经见到安迷修兴趣盎然地向雷狮吹嘘所谓的骑士道,当然被雷狮一句安迷修你脑子有问题吧给堵了回去。
  他们两相处的日常就是那样,非要说的话,就是相爱相杀。
  很难想象这张照片里的两人居然会是雷狮和安迷修,所有人纷纷开始相信爱情是会改变一个人这样扯淡的说法。
  当卡米尔将照片通过QQ发送给雷狮的时候,他正和安迷修坐在学校附近的烧烤摊。
  今天是520,学校却依旧不让学生出校,怎么说这是雷狮和安迷修在一起的第一个520,在学校里度过多没有意思,于是雷狮拉上从未违反过校规校纪的安迷修一齐翻过围墙,出学校潇洒。
  本来两人想去学校附近比较有氛围的咖啡馆小坐一会,后来发现去什么咖啡馆,有贵又没有意思,不如去撸串。
  于是两人车驾熟路地来到学校后面那个熟悉的烧烤摊,两人都是烧烤摊的熟客了,不必多说老板很清楚两人的胃口。
  “嗡”
  正当雷狮和安迷修埋头在一堆烤串中奋斗的时候,雷狮放在一旁的手机屏幕亮了。
  雷狮瞄了一眼手机屏幕,是卡米尔发来的消息。
  他随手抽了几张面巾纸,擦了擦手上的油渍,之后划开手机屏幕。
  “大哥,你们被偷拍了”
  卡米尔还顺手附上了那张火遍校园论坛的照片。
  雷狮一瞅,诶呀妈呀这不就是那天中午他懒得回宿舍,就到安迷修的教室凑合了一会。
  雷狮是住宿生,而安迷修是走读生。
  雷狮也不知道安迷修这个家距离学校有一段距离的人为什么会选择走读。
  不过安迷修中午都会选择留在自己的班级写题。
  那天因为宿舍一大早被佩利和帕洛斯搞得一塌糊涂,所以他中午就懒得回去,突发奇想跑到安迷修的教室找安迷修。
  他一进教室就在最角落发现安迷修,他顶着他那头引人注目的发型,独自一人坐在教室里刷题。
  安迷修听见了声响,抬头看向教室门口。
  “雷狮,你今天不回宿舍?”
  安迷修的语气里带有深深的疑惑。
  “不了,帕洛斯和佩利一大清早起来打架,把宿舍弄得乱七八糟,现在卡米尔在监督他们收宿舍。”
  雷狮很自然地走到安迷修座位旁坐下,头枕在左手臂上,仔细打量着安迷修的侧颜。
  “我们要不要试试牵手?”
  安迷修突然开口问。
  “安迷修你恶不恶心,还牵手?”
  雷狮虽然嘴上嫌弃安迷修的提议,不过还是用右手牵起安迷修的左上。
  一开始雷狮还觉得浑身不自在,到后来也就习惯了这种感觉。
  不得不说,安迷修的手牵起来还是挺舒服的,他也总算能理解为什么那些情侣会喜欢牵着手到处瞎晃了。
  耳边传来鼻尖划过纸面的唰唰声,还有安迷修朗读英语的声音,渐渐的雷狮有了困意。
  按照雷狮舍友们的说法,刚睡醒的雷狮是最不具有攻击力的,而且刚睡醒的他还会特别黏人。
  “安迷修?”雷狮的声音有些含糊,一副没有睡醒的样子。
  “我在。”
  雷狮把头靠在安迷修的肩膀上,不出他所料,安迷修的身体一僵,明显写题的速度慢了下来。
  雷狮专注地望着安迷修那对祖母绿的眼瞳,像是一潭深不见底的池水。
  “吧唧”
  雷狮脑子一抽,在安迷修的脸颊上轻啄一口。
  “雷狮,你发什么呆。”
  安迷修吃到一半见雷狮呆呆地坐在原地有些好奇。
  按照以往的套路,没次他和雷狮出来撸串都是先下手为强,后下手遭殃。手慢的那个永远吃不饱。
  今天雷狮看了手机之后跟变了个人似的,放着眼前的烤串不管,愣在原地不知道在想什么。
  “安迷修你看看这个。”
  雷狮把手机递给安迷修。
  安迷修一眼就看出照片上的两人是他和雷狮。
  说实话那天他被雷狮吓得个不轻,谁知道那货吧唧一口就上来了,他就不怕被路过的老师或学生看到了吗?
  说实话,雷狮他还真不怕被看到。
  被看到就被看到,又不会少一块肉,这是无所畏惧的雷大爷心中的真实想法。
  “喂,安迷修,你说牵起来的时候都没有感觉这么恶心,怎么现在越看越恶心啊,是不是因为你太丑了。”
  “雷狮你大爷的!”

 
 

【搞事情】

打算开个tag,雷安雷的一千零一夜,把所有自己想写的雷安脑洞全给写了,不定期更新,有没有一起搞事的小伙伴!
求太太们一起搞事,文手画手都可以啊啊啊啊啊!

【瞎写】这个后宫是假的又名皇上您在哪,臣妾心好累

  “皇后!不好了!”
  丹尼尔正在后花园摆弄最近他最喜爱的黄花梨积木,就见小太监急急忙忙地向他的方向跑来,一边跑还一边大喊。
  看小太监的行为,丹尼尔大概知道出了什么事,他停下摆弄积木的动作。
  “皇后!皇后!”
  小太监一时着急,没注意脚下,被亭子的台阶绊倒,摔了个狗啃泥。
  “别急,今儿后宫又出什么事了?”
  丹尼尔心平气和的询问,后宫乱也不是一天两天的事情了,他作为后宫之主,早就学会了如何去接受。
  “嘉妃带着他的两个贴身丫鬟雷儿和祖儿又跑去找格妃,他们俩现在已经快把御花园的花全部摔坏了!”
  “这次才弄坏御花园吗?损失比预期中的要小啊。”丹尼尔若有所思地敲击着石制的桌面。
  “损失可大了啊!那些都是从各地收集来的奇花异草啊!而且不止他们俩,安妃今天又跑去调戏艾贵人,结果被艾贵人反打了一巴掌,正巧全过程被雷妃看到了,现在雷妃和安妃已经打起来了!再这样下去,安妃明早估计又要在雷妃的床上醒来了!”
  “他们有造成任何损失吗?”丹尼尔询问小太监。
  “有,但没有嘉妃和格妃造成的损失大。”小太监赶紧回答丹尼尔的问题。
  “罢了,那就随他们去吧,反正皇上被绿也不是一天两天的事情了。”丹尼尔毫不在意地挥挥手,示意小太监退下,又开始自顾自地摆弄他的积木。
  “皇后!皇后!”小太监又叫唤了几声,见丹尼尔无动于衷,自己在那也是自讨无趣,也只好退下。
  “蹭”
  丹尼尔猛地从床上起身。
  妈啊,这个梦,真鸡儿刺激。

不是很懂你们撕的点,雷安安雷不都好吃吗?

【雷安】委托Ⅲ

  雷狮的视线确实在一瞬间扫过安迷修,他的直觉告诉他,他与台上的那位大提琴手并非第一次相见。
  他微微眯起眼眸,试图在脑海中搜寻关于大提琴手的信息,很可惜,他并没有查到任何有用的信息。
  “卡米尔,去查清大提琴手的身份,送到我房间来。”雷狮留下任务便起身离开宴会厅。
  “好的大哥。”卡米尔跟随的雷狮一同离开宴会厅。接下来他将会回到船上的工作室找出雷狮想要的东西。
雷狮在套房的泳池里打发时间。
  这间大的离谱的套房位于凹凸酒店的最高点,有专属电梯直达,所以很少人知道这间套房的存在。
  这间套房,本身的存在就是鲜为人知,入住条件更是难上加难。
  只有位于宇宙通缉榜前十的人才有资格入住这间套房。
  套房的门铃被人。
  雷狮从泳池站起身,水珠顺着他的肌肉的曲线滑落,平日里张扬的黑发此刻顺服地贴在雷狮的两耳旁。他随手拾起挂在躺椅上的浴袍披在身上。
  雷狮打开房门,发现来者并不是卡米尔,而是一位带着鸭舌帽遮住面庞的陌生男子,下意识摆出搏斗的姿态,显然对方也不是个省油的灯,还没等雷狮反应过来便扑门而入,将雷狮压倒在地,两腿分别在左右限制住雷狮的腰腹,雷狮的双手被来者狠狠地按在地上。
  剧烈的搏斗掀起了来者的鸭舌帽,对上那湛蓝的双眸,雷狮终于想起关于那位大提琴手的信息。
  安迷修,一年前因为一次意外与自己大打出手,那次搏斗双方谁也没有占到便宜,最后雷狮海盗团的人赶到,安迷修在匆忙中撤离现场。
  在那次打斗之后,雷狮足足休息了三个月身体才回到了巅峰状态。
  他并没有把安迷修放在心上,直到今天安迷修再次出现在他的面前他才想起这个曾经把他重伤的男人,通缉榜上排名第五的雇佣兵安迷修。
  该死,他忘了安迷修也是通缉榜上前十,完全有资格来到这间套房。
  “真不是排名第五的安迷修吗?怎么有那个闲情雅致来找我?”雷狮微微眯起眼眸,打量着压在自己身上的安迷修,就像是一只猎豹,正在打量属于自己的猎物一般。
  “废话少说,我来找你是有一个问题想要问你,你会不会爱上我!”
  安迷修吼完这句话的时候,他的整张脸都红透了。平日里张口就来的情话,此刻大脑却如同空白一般,只能用最简洁的语言去表达。他恨不得马上离开这间套房,离开雷狮。
  这时,雷狮的电话响了。
  突如其来的声响把安迷修吓了一跳,按压雷狮的力气不免减少了几分。
趁着这个空挡,雷狮迅速用右腿膝关猛击小安迷修。
  最脆弱的部分的阵痛让安迷修彻底丧失了按压雷师的力气。
  接下来,轮到雷狮的反击。
  他用刚刚安迷修按压他的姿势反按住安迷修,随手接通卡米尔的电话。
  “大哥,那个大提琴是安迷修。”
  “我已经知道了,他现在正压在我的身下。”雷狮轻描淡写的回答卡米尔,并挂断了电话。
  听着电话另一边的忙音,卡米尔有些恍惚,不是很懂你们这些给佬。
  “接下来该说正事了。”雷狮的视线重新回到安迷修身上。
  “放开我,你这个恶党!”安迷修挣扎着,却无济于事。
  “我爱不爱你,你自己感受一下如何?”
  几天后,委托人将安迷修重新约到那个房间。
  “通过雷总那里的反应,我已经知道你完美完成任务了,祝贺你,这是全部酬金。”委托人讲一个密码箱放在桌上,推给安迷修。
  “原来你们是串通好的。”安迷修语气平淡的回复委托人,屁股的还存留疼痛感让他有些怒意。
  即使对面可爱的小姐姐,也不带这么坑自己,看在她那么美丽的份上,还是别计较了……
  不行,安迷修,你不能这么没骨气,美色和尊严,还是尊严更重要!
  “那么我先离开了,祝你与雷总幸福。”委托人起身,离开了房间。
  “日!”安迷修忍不住低声咒骂到。
  “行,回去就日爽你。”雷狮不知从哪里冒出来,搂住安迷修的腰。
  “雷狮,你他妈给我滚!”
  “安迷修,你屁股不痛了吗。”
 
 

【雷安】委托Ⅱ

安迷修是个没什么追求的人,他这辈子最大的理想就是赚够足够的钱,和一群漂亮的姑娘在属于自己的马场上嬉戏。
  现在钱是赚够了,安迷修想这单干完就退隐江湖,不再接任务,去完成自己的理想。
  结果,没想到最后一单如此具有挑战性。
  “有钱人就是奢侈,居然这么多钱在这件无聊的事上。”安迷修蹲在后台,暗自嘟囔着。
  他通过黑市打听到今天雷狮一行人将会在凹凸酒店短暂地待上一些时日,为了与鬼狐进行一笔交易。
  于是他伪装成大提琴手潜入凹凸酒店,他将自己的两把刀藏于大提琴盒中。
  “大提琴手你还在那里蹲着伤感什么!马上就要上场了!麻利点过来!”舞台负责人一看马上就要开始演出了,而大提琴手还蹲在地上不知道在干什么,天知道今天在这用餐的客人是多么重要。
  凹凸酒店并不像表面上看起来那么的光鲜亮丽,在凹凸酒店的暗处,赌博地下黑拳卖淫甚至黑市都是存在的。
  每天形形色色的人在这里来来往往,有可能与你擦肩而过人就是一位恶名昭彰的毒贩。
  这也是雷狮为何选择此地与鬼狐进行交易。
  当幕布被缓缓地拉开,安迷修摆上自己最具有信心的微笑抬头望向宴会厅。
  结果他的视线对上了一双紫色的眼睛,那双眼睛的主人正式他此次的任务目标,雷狮。
  或许是因为安迷修的心理作用,他觉得雷狮的目光一直停留在他的身上,好像已经知道了他是何人,看得他一阵心虚。
 
  未完待续
 

【雷安】委托Ⅰ

暗搓搓的混更

  就在今天,安迷修接到了他雇佣兵生涯中,最具有挑战性的一单。
  果然,什么干完就金盆洗手的flag就不该瞎立。安迷修欲哭无泪的想。
  安迷修,雇佣兵市场中顶尖的存在。
  不过他这人有点很奇怪,不是美女委托的任务他一概不接,但只要是他接下的任务,从无失手过。
  一小时前,安迷修刚刚从委托人手中接过关于这次任务目标的资料。
  “雷狮,男,自称海盗,著名走私团队雷狮海盗团的首领,实力不凡。”安迷修翻阅雷狮的资料,眉头微皱。
  在之前的几次任务中,他也有和雷狮接触过的经历,甚至有一次因为任务上的冲突还险些和雷狮大打出手。
  若不是任务的需要,安迷修这辈子都不会想和雷狮扯上任何关系。
  “要动雷狮,我想雇佣金要比预期的还要在高一些。”安迷修将手中的资料随意搁在一旁,后背靠在柔软的沙发靠背上。
  “没问题,只要您能保证完成任务,雇佣金的多少由您来定。”委托人并没有因为安迷修的抬价而感到不悦,欣然接受了涨委托金的这项条件。
  “和您合作真是愉快,亲爱的女士。我很好奇雷狮是哪里做了什么对不起你的事情,那么你是想我怎么做,杀了他还是……”安迷修意味深长地注视着眼前的委托人,等待她将他还没说完话补充完整。
  “这就不在您需要知道的范围内了,”委托人抿嘴轻笑,“我希望您能让雷狮爱上您。”
  “什么!你没有在开玩笑对吧。”安迷修震惊地望着委托人,他希望这句话只是一个无伤大雅的玩笑罢了。
  “当然没有,所有人都知道凡是安迷修接下的任务,他一定能完美完成,我相信您不会想反悔的对吧。”
  “如果这是你所想,那么如你所愿。”安迷修很快收拾好自己的情绪,拎起自己放在沙发边的两把刀,转身离开这间委托人指定的房间。
  “那么祝您好运,我能向您保证,如果您顺利这次任务,您将会获得一比足够您下辈子生活的报酬。”委托人目送着安迷修远去。
  “希望如此。”

  未完待续
 
 

【点文】

眼瞅自己200粉了,是时候开点文了。
cp全职高手林方,王者荣耀西汉三人组,凹凸世界雷安
带上梗,我随意抽一篇
三党哭出了声

【雷安】贼船给我带来的脑洞

不知从何时起,雷狮的头上有了一点绿意。
从刚开始的几株小草,逐渐发展成了一片巨大的草原。
不论雷狮怎样去尝试,头上的那片草原依旧还是那么郁郁青青。
就在同一时间,安迷修也不见了踪影。
直到有一天,雷狮震惊地发现,自己头上的草原居然开始出现马?
最可怕的是,消失许久的安迷修居然就那么坐在马上?
我靠太他妈刺激了。
雷狮赫然间睁开双眼,就看了和自己面对面睡在一起的安迷修,再摸摸自己的脑袋。
还好只是一场梦。